网站首页 注册会员 登陆论坛 搜索帖子 最新帖子 最热帖子 风数文化 真亮心情 陆新瑾诗歌
 
论坛首页诗歌展示栏 → 当前帖子
 
题目:《三字诗全集》北斗著。(欢迎评论,请署网名、笔名或真名,以图寻机付梓,我等俱幸) 回复: 35 浏览: 6452
^_^!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2-6-10 11:22:01 序号:4940
 
  三字诗全集
荆洪权著
【蒂】岛灰。【泪】挨涯。【眼】泪淹。【石】爪崖。【蜂】结穴。【瀑】爪崖。【石】僵崖。【滩】浮垤。【草】爪滩。【楼】蠹塬。【蚁】旋垤。【心】患石。【蛛】迷网。【蛛】爪网。【日】涣睛。【夜】蛛昼。【泪】瘫痕。【口】贯茄。【茄】贯口。【日】昼星。【泪】患干。【泪】幻干。【鱼】颠网。【崖】蠹磊。【网】患蛛。【岩】崖絮。【泪】爪痕。【日】爪昼。【车】蛛路。【网】蠹坼。【蛛】盲网。【脑】衍垤。【心】患炭。【心】患红。【躯】蠹腴。【叶】漫木。【树】摊叶。【草】爪波。【草】爪冰。【蚁】帜垤。【日】昼絮。【日】昼蛛。【舟】海蛛。【男】蛛女。【女】蛛男。【男】女蛛。【女】男蛛。【女】男网。【陆】蠹垤。【日】蛛昼。【茄】巅蒂。【车】路蛛。【奶】蛛脯。【奶】脯蛛。【奶】脯萄。【泉】蠹霤。【石】崖木。【鱼】贯网。【冰】爪檐。【鱼】颠网。【鱼】睛网。【蜂】喧穴。【口】蠹乳。【陆】缘坼。【日】缘坼。【泪】缘坼。【阴】缘坼。【阳】缘坼。【心】缘坼。【岛】陆絮。【岛】根陆。【岛】僵滩。【礁】腐屿。【岛】腐屿。【礁】爪海。【楼】岛宇。【乳】岛腴。【光】僵日。【日】蛛光。【洲】板滞。【网】板结。【网】板解。【陆】板结。【陆】板解。【蜂】爪穴。【股】拢穴。【腹】摊痕。【雪】蠹沙。【雪】蠹岭。【岛】峡峙。【楼】峡日。【鱼】波网。【口】剿茄。【蝇】爪网。【日】穹蚓。【蚁】蚓穹。【日】穹蚁。【心】岛脏。【蝇】爪扉。【眼】患泪。【岛】海剿。【河】爪陆。【阳】爪阴。【女】男崖。【桥】网圯。【茄】隆蒂。【蚁】爪心。【蛛】漫网。【日】蠹絮。【心】瘫怀。【心】蠹脏。【舟】蛛川。【舟】川蛛。【蛛】爪波。【蛛】爪川。【冰】缘坼。【冰】爪崖。【烬】患燃。【蒂】蠹落。【光】蠹阴。【塬】岛垤。【蛛】蠹网。【烽】患烟。【洲】板结。【洲】板解。【云】岛霏。【云】崖霏。【霾】蛛霏。【霾】云骨。【蚁】械垤。【雾】爪霏。【雾】爪扉。【鱼】瘫网。【草】爪滩。【草】爪垤。【鱼】矗网。【鱼】僵网。【鱼】缰网。【涧】僵崖。【涧】爪崖。【奶】蛛怀。【昼】茄阴。【鱼】僵冰。【奶】蠹乳。【脯】岛胸。【奶】岛乳。【躯】岛腴。【蝇】嘤扉。【阳】岛阴。【烽】岛烟。【岛】海原。【海】波阴。【奶】蛛腹。【人】蛛世。【人】世蛛。【岛】蠹屿。【瀑】蠹波。【瀑】岛波。【草】爪心。【愁】缘坼。【涡】沫波。【楼】蠹宇。【阴】患痕。【阴】蠹痕。【心】世絮。【蝉】膺鸣。【日】寰絮。【陆】瘫地。【陆】摊地。【浪】波缆。【宙】瘫宇。【奶】坍坼。【秸】坍坼。【鱼】蜷网。【阴】患穴。【囱】患烟。【巢】患穴。【楼】患穴。【巢】坍坼。【泪】淹痕。【涧】爪崖。【蝇】噪扉。【阴】患痕。【血】波沫。【血】沫波。【涡】波沫。【阳】巅圆。【阳】扩穴。【阳】巅穴。【窠】穴骨。【阴】穴骨。【舟】蝇瀛。【蝇】膺瀛。【舟】膺瀛。【岛】蝇屿。【舟】海蝇。【日】海蠓。【日】盲昼。【舟】溟蠓。【光】瘫日。【日】瘫光。【泪】溟目。【卵】爪蝇。【蝇】坍卵。【蚊】嘤冥。【蝇】嘤扉。【奶】坍絮。【冰】坍坼。【心】坍坼。【日】坍坼。【阴】坍坼。【胸】坍坼。【脯】坍坼。【蝇】爪麈。【陆】坍坼。【网】坍坼。【穴】坍坼。【蒂】坍坼。【桥】坍坼。【圯】坍坼。【桥】网圯。【茄】坍坼。【阳】坍坼。【泪】坍坼。【雪】坍坼。【瀑】坍坼。【鱼】僵冰。【日】婴虻。【日】苍映。【瀛】苍映。【洲】海蛛。【舟】海蛛。【鱼】僵冰。【鱼】滞网。【鱼】网絮。【蛛】挛网。【穴】蠹痕。【昼】蜡阴。【蒂】蠹灰。【冰】蠹霤。【瀑】蠹波。【礁】爪滩。【锚】爪滩。【日】患月。【昼】患日。【晴】患阴。【洲】陆屿。【海】簸陆。【女】簸男。【男】簸女。【海】患波。【海】涣波。【灰】患燃。【灰】幻燃。【鼻】患涕。【燃】患灰。【心】蠹脏。【男】蠹女。【女】蠹男。【人】蠹世。【蛛】蠹网。【网】蠹絮。【蝉】蠹蜕。【楼】蠹宇。【躯】蠹腴。【心】蠹怀。【奶】蠹乳。【胸】蠹脯。【脯】岛胸。【奶】脯蛛。【奶】脯珠。【陆】蠹洲。【洲】蠹屿。【岛】蠹屿。【世】蠹网。【礁】蠹屿。【礁】腐屿。【陆】蠹垤。【洲】蠹垤。【滩】蠹垤。【胸】堶脯。【臀】堶腴。【楼】堶原。【岛】海原。【滩】海塬。【滩】海原。【日】蠹絮。【巢】患穴。【楼】患穴。【网】患穴。【巢】蠹穴。【蜂】蠹穴。【蜂】喧穴。【蜂】患穴。【股】蹙阴。【阴】蠹穴。【阴】蠹痕。【蒂】蠹落。【茄】蠹蒂。【心】蠹蒂。【心】蠹落。【日】蠹落。【日】蠹蒂。【阳】蠹阴。【阳】驳瓣。【阳】瓣驳。【阴】扩径。【阳】扩径。【阳】扩茎。【鱼】蠹冰。【沙】蠹冰。【冰】蠹沙。【蝇】沫爪。【昼】凌霄。【日】昼凌。【心】陵絮。【心】陵蚁。【夜】蝇扉。【地】海蝇。【夜】沫昼。【夜】蛛扉。【昼】蠹茄。【日】昼蝇。【蛾】沫烛。【蝉】沫鸣。【岛】沫屿。【灺】沫烛。【尘】沫光。【冰】沫波。【湖】沫泊。【蚓】爪蚯。【泡】坍沫。【涡】瘫沫。【潮】坍沫。【浪】波沫。【奶】坍怀。【心】坍怀。【影】蝇阴。【心】蝇明。【蝇】悬消。【蝇】暄扉。【蝇】悬啸。【蝇】暄垣。【日】蝇暝。【舟】蝇溟。【麈】爪蝇。【阳】坍阴。【陆】坍峡。【瀑】坍波。【陆】坍海。【夜】炭昼。【奶】坍乳。【日】坍葵。【昼】坍茄。【日】坍昼。【日】坍星。【日】坍月。【陆】坍洲。【阳】坍秸。【昼】坍日。【浪】坍波。【光】楦阴。【墙】蝇明。【日】蝇寰。【日】寰蝇。【日】寰虻。【日】瘿虻。【日】冰昼。【蛛】网民。【心】世蛛。【心】蛛世。【人】蛛世。【人】世蛛。【心】蝇冥。【心】蝠明。【日】蝠暝。【心】蝠冥。【蝇】洑溟。【礁】蝇溟。【心】坍葵。【泪】坍痕。【蛛】坍网。【日】坍蛛。【鱼】坍网。【网】坍鱼。【网】坍蛛。【心】坍絮。【日】坍絮。【心】蠹絮。【心】滩絮。【心】瘫絮。【心】炭絮。【心】摊絮。【心】痰絮。【心】昙絮。【心】沦扩。【阴】沦扩。【网】轮扩。【泪】扩痕。【辙】轮扩。【蚁】扩穴。【蚁】扩垤。【阳】扩穴。【阴】扩穴。【日】轮扩。【波】轮扩。【泪】轮扩。【蒂】轮扩。【心】轮扩。【乳】轮扩。【胎】轮扩。【阳】轮扩。【阴】轮扩。【洲】沦扩。【陆】沦扩。【囱】扩穴。【泪】沦扩。【巢】扩穴。【轨】轮列。【轨】轮扩。【月】轮扩。【涡】轮扩。【涡】沦扩。【轨】扩痕。【轨】轮扩。【墟】矗垜。【井】轮吊。【蛛】落网。【日】穹蛛。【日】蛛穹。【蝇】轮厕。【陆】沦侧。【陆】沦周。【洲】沦周。【洲】沦落。【洲】沦侧。【岛】沦周。【岛】沦侧。【岛】沦扩。【岛】沦落。【陆】沦落。【楼】沦周。【楼】沦侧。【楼】沦扩。【楼】沦落。【睛】轮觑。【树】轮扩。【睛】轮扩。【影】轮扩。【影】扩阴。【蝇】毳睛。【蛹】轮颈。【网】轮扩。【鱼】波吻。【蛹】轮扩。【蝇】驳睛。【蜓】驳睛。【睛】驳瓣。【睛】瓣驳。【心】驳瓣。【心】瓣驳。【日】驳瓣。【日】瓣驳。【蕾】驳瓣。【蕾】瓣驳。【砾】驳瓣。【砾】瓣驳。【昼】漂茄。【泪】驳瓣。【泪】瓣驳。【痕】驳瓣。【痕】瓣驳。【阴】驳瓣。【阴】瓣驳。【阳】驳瓣。【阳】瓣驳。【云】驳瓣。【云】瓣驳。【冰】驳瓣。【冰】瓣驳。【蒂】驳瓣。【蒂】瓣驳。【地】驳瓣。【地】瓣驳。【楼】驳瓣。【楼】瓣驳。【泡】驳瓣。【泡】瓣驳。【网】驳瓣。【网】瓣驳。【昼】驳瓣。【昼】瓣驳。【臀】驳瓣。【臀】瓣驳。【臀】斑驳。【乳】驳瓣。【乳】瓣驳。【乳】班驳。【泡】驳沫。【睛】斑驳。【昼】斑驳。【日】斑驳。【泡】斑驳。【砾】斑驳。【痕】斑驳。【冰】斑驳。【网】斑驳。【阴】斑驳。【阳】斑驳。【心】斑驳。【冰】班泊。【日】班泊。【心】班泊。【泪】班泊。【云】班泊。【砾】班泊。【溜】驳瓣。【溜】瓣驳。【溜】斑驳。【溜】班泊。【穴】驳瓣。【穴】瓣驳。【穴】斑驳。【口】驳瓣。【口】瓣驳。【浪】驳瓣。【浪】瓣驳。【浪】班泊。【蒂】斑驳。【浪】沫波。【泡】班泊。【崖】蠹磊。【瘤】驳瓣。【瘤】瓣驳。【瘤】斑驳。【瘤】班泊。【霤】驳瓣。【霤】瓣驳。【霤】斑驳。【霤】班泊。【地】班泊。【地】班泊。【泉】波沫。【口】波沫。【浪】波沫。【瀑】波沫。【海】波沫。【啤】浮沫。【蟹】爪沫。【波】浮沫。【蚁】浮沫。【蚁】爪沫。【啤】波沫。【蚁】波沫。【蚁】驳沫。【蛛】驳网。【蚁】拨沫。【蚁】剥沫。【蛛】钵网。【蛛】剥网。【蟹】驳网。【蟹】剥网。【蟹】拨网。【蟹】波沫。【蛛】拨网。【蟹】驳沫。【蟹】剥沫。【蟹】拨沫。【蟹】钵网。【口】沫波。【蟹】沫波。【蟹】波沫。【蚁】浮波。【雪】斑驳。【雪】班泊。【血】斑驳。【血】班泊。【血】驳瓣,【血】瓣驳。【血】波沫。【血】沫波。【唾】波沫。【唾】沫波。【泪】波沫。【泪】沫波。【唾】沫口。【血】沫口。【口】波血。【雪】驳瓣。【雪】瓣驳。【尿】波沫。【尿】沫波。【尿】沫阴。【尿】瀑阴。【尿】颠波。【翅】波沫。【海】波沫。【海】沫波。【唾】沫波。【唾】波沫。【海】沤陆。【血】颠波。【浪】颠波。【心】颠波。【泪】颠波。【雨】滴波。【雨】波滴。【乳】颠波。【乳】颠怀。【乳】波沫。【乳】沫波。【乳】滴波。【乳】波滴。【乳】巅凸。【奶】蠹乳。【奶】怀移。【奶】移怀。【乳】怀溢。【乳】溢怀。【鱼】巅波。【鱼】沫波。【奶】淀怀。【乳】波奶。【乳】沫奶。【日】爪光。【雨】颠波。【雨】颠滴。【泪】颠滴。【血】颠滴。【泉】颠滴。【尿】颠滴。【乳】颠滴。【瀑】颠滴。【汗】颠滴。【腹】淤阴。【凌】冰骨。【霾】云骨。【臼】穴骨。【网】丝骨。【光】骨辉。【蟹】瓣驳。【蟹】驳瓣。【泪】斑驳。【泪】斑剥。【心】岛脏。【阳】杵阴。【蒂】烟霾。【蒂】坍缔。【茄】烟骨。【蛛】坍丝。【网】坍丝。【岛】陆絮。【礁】屿骨。【臼】穴骨。【花】树骨。【乳】怀移。【乳】移怀。【雪】沫飞。【雨】沫飞。【蜓】轮颈。【舟】舣骨。【桥】圯骨。【楼】宇骨。【楼】髅宇。【舟】波秸。【瀑】坍波。【瀑】矗波。【波】沫网。【蜻】轮睛。【蜓】轮睛。【露】沫网。【星】辰骨。【影】沦阴。【日】轮阴。【晷】轮阴。【昼】暮骨。【日】轮昼。【日】轮夕。【日】昼轮。【日】晷迹。【日】轮晷。【日】瘫轮。【月】坍轮。【蒂】骨灰。【日】坍轮。【日】轮旦。【日】旦雏。【阴】危穴。【光】危辉。【蒂】危灰。【桥】危圯。【桥】危路。【岛】危陆。【日】危轮。【浪】危波。【阴】危穴。【光】危辉。【浪】危波。【巢】危穴。【阳】危阴。【岛】危屿。【蒂】危灰。【日】危星。【阴】危痕。【穴】危痕。【阴】萎穴。【穴】萎痕。【阴】萎痕。【巢】萎穴。【楼】危宇。【釜】煨蚁。【旗】危帜。【心】危脏。【心】萎脏。【涕】危泪。【蝇】危睛。【蜓】危睛。【鱼】危睛。【云】危霏。【奶】危乳。【唾】沫飞。【泪】沫飞。【霾】危云。【霞】危云。【雾】危汽。【影】危阴。【雾】危霏。【光】危阴。【阴】危光。【虻】危蝇。【闪】危光。【泗】危泪。【雾】危霭。【霾】危霏。【蚊】危闻。【魂】危灵。【昼】炭茄。【日】炭絮。【鱼】轮睛,【鱼】沦睛。【蝇】纶睛。【蜓】轮睛。【心】岛脏。【岛】海原。【云】岛霏。【蚁】旋垤。【网】丝骨。【夜】蛛昼。【夜】爪昼。【茄】巅蒂。【蝇】轮爪。【蝇】轮指。【蝇】沦爪。【蝇】沦指。【蝇】轮肢。【蝇】轮肢。【蝇】沦肢。【蛛】轮爪。【蛛】轮指。【蛛】沦爪。【蛛】沦指。【蛛】轮肢。【蛛】沦肢。【蟹】轮爪。【蟹】沦爪。【蟹】轮螯。【蟹】沦螯。【蟹】轮指。【蟹】沦指。【蟹】轮肢。【蟹】沦肢。【日】沦爪。【日】沦肢。【木】沦枝。【日】炭爪。【日】炭肢。【蝇】瘫爪。【木】炭枝。【日】瘫爪。【蟹】摊爪。【蛛】摊爪。【蒂】坍灰。【木】轮枝。【尸】轮肢。【尸】沦肢。【树】轮枝。【树】沦枝。【蛛】偎网。【鱼】偎网。【蟹】危网。【蛛】危网。【鱼】危网。【云】轮扩。【腹】孕扩。【霾】轮扩。【阴】轮扩。【臀】轮扩,【腹】轮扩。【肛】轮扩。【肛】沦扩。【口】轮扩。【口】沦扩。【庞】轮扩。【面】轮扩。【唇】轮扩。【唇】沦扩。【虹】轮扩。【晕】轮扩。【胸】轮扩。【海】轮扩。【海】扩波。【胎】沦扩。【腮】轮扩。【网】轮扩。【渔】纶扩。【睛】纶扩。【痕】轮扩。【冰】轮扩。【冰】轮扩。【球】轮扩。【球】沦扩。【泡】轮扩。【泡】沦扩。【蕾】轮扩。【蕾】沦扩。【葵】轮扩。【葵】沦扩。【苞】轮扩。【苞】沦扩。【花】轮扩。【花】沦扩。【陆】沦扩。【网】沦扩。【蒂】轮扩。【蒂】沦扩。【烟】轮扩。【烟】沦扩。【波】轮扩。【波】沦扩。【巢】轮扩。【巢】沦扩。【穴】轮扩。【穴】沦扩。【眶】轮扩。【眶】沦扩。【磊】轮扩。【峡】沦扩。【雾】轮扩。【雾】沦扩。【霾】轮扩。【霾】沦扩。【昼】轮扩。【谷】轮扩。【谷】沦扩。【蝇】沫爪。【蛛】锚网。【蟹】锚网。【蟹】锚滩。【瀑】沦波。【女】男海。【岛】沦屿。【蝇】爪胸。【爪】瘫挛。【蝇】瘫爪。【蝇】轮爪。【睛】望沦。【泪】轮痕。【日】沦爪。【蛛】沦爪。【蝇】沦网。【睛】沦泪。【睛】沦陷。【蛛】轮爪。【锚】沦爪。【蝇】沫须。【蝇】爪须。【疮】轮扩。【疮】沦扩。【瘤】轮扩。【瘤】沦扩。【霤】轮扩。【霤】沦扩。【涧【轮扩。【涧】沦扩。【穹】轮扩。【穹】沦扩。【世】轮扩。【世】沦扩。【晷】轮扩。【轨】轮扩。【轨】沦扩。【漪】轮扩。【漪】沦扩。【崖】轮扩。【风【轮扩。【风】沦扩。【桥】轮扩。【桥】沦扩。【碹】轮扩。【碹】沦扩。【雨】轮扩。【雨】沦扩。【囱】轮扩。【囱】沦扩。【奶】轮扩。【奶】沦扩。【岸】轮扩。【岸】沦扩。【胎】沦扩。【茄】轮扩。【茄】沦扩。【塬】轮扩。【塬】沦扩。【峁】轮扩。【峁】沦扩。【滴】轮扩。【滴】沦扩。【蚁】爪寰。【叶】轮扩。【叶】轮扩。【舌】轮扩。【舌】沦扩。【爪】轮扩。【肢】轮扩。【翼】轮扩。【螯】轮扩。【螯】沦扩。【螯】轮波。【螯】沦波。【霞】岛霓。【树】柴骨。【云】岛霓。【霓】岛霞。【瀑】悬波。【瀑】悬泉。【瀑】岛泉。【霤】岛泉。【浪】轮波。【浪】沦波。【浪】轮扩。【浪】沦扩。【夜】轮扩。【夜】沦扩。【光】轮扩。【光】沦扩。【霾】轮扩。【霾】沦扩。【滩】轮扩。【滩】沦扩。【雪】轮扩。【雪】沦扩。【日】轮扩。【日】沦扩。【洇】轮扩。【洇】沦扩。【漶】轮扩。【漶】沦扩。【月】轮扩。【月】沦扩。【桨】轮扩。【桨】沦扩。【血】轮扩。【血】沦扩。【心】轮扩。【心】沦扩。【蒂】岛灰。【舟】海蛛。【泪】瘫痕。【鱼】睛网。【血】波沫。【桥】圯骨。【日】坍环。【腹】坍穴。【日】蠹絮。【日】蛛光。【心】瘫怀。【岛】陆絮。【日】昼蛛。【日】爪昼。【昼】痰茄。【蛛】爪网。【轨】轮径。【鱼】沦睛。【蜓】轮颈。【蝇】轮睛。【鱼】颠网。【蝇】爪扉。【蟹】爪波。【蛛】迷网。【蝇】嘤扉。【腹】摊痕。【海】波陆。【河】僵流。【冰】瘫河。【冰】蛛凌。【凌】爪波。【冰】蛛波。【日】蛛光。【冬】春蒂。【须】爪根。【春】爪冬。【冰】冬蛛。【冰】波陆。【冬】春蛛。【冰】波蛛。【冬】春蜕。【春】蛛冬。【冬】蛛春。【日】冬蒂。【锚】爪滩。【阴】溃尿。【阴】溃穴。【岛】溃屿。【滩】溃垤。【日】溃絮。【心】溃脏。【阴】溃痕。【巢】蠹穴。【堤】溃滩。【涧】溃崖。【阳】溃阴。【腹】溃阴。【巢】溃穴。【心】蠹怀。【心】溃怀。【瓤】溃絮。【奶】溃乳。【日】坍卵。【鱼】溃腹。【鱼】坍腹。【鱼】蠹腹。【心】溃脏。【日】溃卵。【泪】溃痕。【鱼】溃脏。【日】坍腹。【蝉】溃蜕。【月】坍腹。【岛】溃屿。【海】沤陆。【岸】溃滩。【岸】坍穴。【陆】溃岸。【陆】坍岸。【陆】蠹岸。【堤】溃滩。【雨】溃垤。【峁】溃塬。【塬】溃峁。【垤】轮扩。【垤】沦扩。【桥】髅圯。【泉】矗波。【陆】溃洲。【穴】轮扩。【穴】沦扩。【血】矗波。【血】颠波。【泉】矗波。【泉】颠波。【穴】搐波。【泉】搐波。【河】爪冰。【河】轮扩。【河】沦扩。【滩】轮扩。【滩】沦扩。【泪】摊睛。【舟】波蚁。【海】蛛波。【桥】坍碹。【海】蛛陆。【机】爪天。【车】爪路。【桥】爪路。【蚁】爪冰。【蚁】爪凌。【桥】蛛圯。【眼】蝇曚。【眼】蝇濛。【蝉】蠹蜕。【蝇】僵扉。【凌】沫凌。【冰】沫凌。【礁】蠹屿。【岛】蠹屿。【心】岛脏。【岛】浮屿。【滩】浮垤。【礁】岛脏。【岛】海剿。【岛】僵滩。【锚】爪海。【岛】腐屿。【寰】蝇矇。【日】坍卵。【日】坍胎。【陆】坍洲。【车】路蛛。【车】蛛路。【车】蛛蝇。【日】蛛虻。【日】蠹卵。【蟹】蛛滩。【蟹】滩蛛。【蟹】坍网。【蟹】爪网。【蟹】爪波。【蟹】爪滩。【蟹】爪穴。【蟹】沫穴。【蟹】坍腹。【蟹】海蛛。【鱼】颠网。【女】男崖。【男】爪女。【女】爪男。【户】岛扉。【蚁】旋垤。【鱼】睛网。【阴】轮穴。【阴】沦穴。【阴】扩穴。【洲】轮扩。【洲】沦扩。【巢】树穴。【旗】轮扩。【旗】沦扩。【腹】沦扩。【蝇】轮颈。【蝇】轮睛。【蜓】轮颈。【蜓】轮睛。【蝇】纶睛。【鼻】轮扩。【耳】轮扩。【头】轮扩。【眉】轮扩。【脐】轮扩。【脐】沦扩。【肛】轮扩。【肛】沦扩。【茧】轮扩。【阳】扩穴。【鼻】扩穴。【肛】扩穴。【阴】扩穴。【阳】扩尿。【阴】扩尿。【巢】扩穴。【海】扩波。【光】扩阴。【影】扩阴。【网】沦扩。【瀑】扩波。【瀑】沦波。【陆】扩峡。【心】扩怀。【乳】扩怀。【血】扩波。【血】轮扩。【血】沦扩。【股】轮扩。【河】扩波。【蝇】驳睛。【蝇】波睛。【蝇】拨睛。【雨】扩滴。【霤】扩滴。【溜】扩波。【阴】摊穴。【鱼】浮睛。【鱼】浮世。【鱼】浮波。【鱼】浮视。【蝇】浮视。【蜓】浮视。【蛙】浮睛。【蛙】浮视。【蝇】磔睛。【蜓】驳视。【蝇】驳视。【涕】匝地。【楼】匝栏。【世】栏目。【鱼】曝波。【网】蛛世。【蛙】爪波。【睛】苍映。【扉】轮呓。【扉】轮抑。【日】斑驳。【日】轮环。【月】坍环。【日】坍环。【秸】禾骨。【禾】蠹秸。【涕】波折。【瀑】波折。【禾】坍秸。【轨】坍街。【轨】坍秸。【岸】陆骨。【阴】峡尿。【阴】峡股。【肋】叠骨。【云】叠骨。【楼】垤骨。【穴】垤骨。【穴】垤谷。【阴】泄叠。【股】泄叠。【鲞】膺枯。【鲞】曝怀。【鱼】沦波。【鱼】沦网。【陆】沦洲。【茄】烟骨。【蛛】岛网。【蛛】蟹网。【窠】穴骨。【柴】木骨。【柴】树骨。【蛛】舣网。【轨】路骨。【蛛】渔网。【鱼】弋网。【日】轮轨。【日】磷骨。【潮】淋屿。【星】磷骨。【垤】坍穴。【树】结穴。【蟹】沦爪。【日】沦爪。【蟹】轮爪。【蛛】沦爪。【蝇】沦爪。【河】爪川。【奶】乳垤。【奶】垤乳。【虫】萦毛。【阴】毳穴。【瀑】矗波。【阴】缘坼。【阴】缘毳。【阴】萦毳。【阴】缘毛。【阴】萦毛。【虫】萦毳。【蚯】蚓垤。【肛】峡股。【穴】峡垤。【腹】穴垤。【阴】峡穴。【阴】峡腹。【岛】峡屿。【垤】峡穴。【臀】峡股。【云】峡空。【乳】岛腴。【躯】岛腴。【心】峡骨。【云】峡日。【云】峡星。【云】峡月。【心】峡肋。【楼】峡日。【楼】峡星。【楼】峡月。【楼】峡风。【楼】峡雾。【楼】峡雨。【肋】峡骨。【塬】矗垤。【脊】凋梁。【陆】岛洲。【陆】岛垤。【云】穹骨。【霤】扩波。【冰】扩波。【冰】扩凌。【冰】扩河。【冰】扩堤。【陆】扩岸。【岸】扩滩。【岸】坍扩。【泪】扩滴。【岸】扩穴。【血】扩滴。【霤】扩滴。【溜】扩滴。【岛】扩屿。【陆】扩屿。【乳】扩滴。【蒂】扩波。【蒂】扩滴。【露】扩滴。【露】扩流。【泪】扩流。【霤】扩流。【血】扩流。【河】扩流。【河】扩流。【冰】扩流。【瀑】扩流。【乳】扩流。【日】扩圆。【日】扩滴。【雨】扩滴。【冰】坍坼。【涕】轮扩。【涕】沦扩。【泪】坍扩。【陆】坍扩。【冰】坍坼。【涕】坍扩。【涕】坍坼。【泪】坍坼。【陆】坍坼。【阴】坍坼。【穴】坍扩。【穴】坍坼。【网】坍坼。【网】坍扩。【蒂】坍扩。【蒂】坍坼。【霤】坍扩。【霤】坍坼。【阴】坍扩。【蜂】轮扩。【巢】坍扩。【巢】坍坼。【蝇】苍映。【蝇】睛蝇。【蛛】爪蛛。【蟹】爪蟹。【蝇】睛世。【蝇】睛扉。【蝇】轮扩。【睛】苍映。【蝇】睛宇。【蝇】觑世。【睛】蝇觑。【扉】蝇觑。【日】苍映。【日】苍蝇。【昼】苍影。【雨】坍扩。【雨】坍坼。【瀑】坍扩。【瀑】坍坼。【觑】蝇睛。【岛】坍扩。【岛】坍坼。【蝇】睛世。【蝇】映世。【睛】映世。【蝇】映蝇。【蝇】映扉。【楼】轮扩。【楼】沦扩。【网】坍穴。【尻】轮扩。【尻】沦扩。【虹】轮扩。【蝇】映扉。【茄】轮扩。【茄】沦扩。【蝇】睛昼。【蝉】膺鸣。【蜕】膺明。【蝇】膺明。【网】膺明。【蝇】映明。【蝇】世映。【蛛】膺明。【日】轮扉。【眼】蝇睛。【涕】矗鼻。【眼】畜睛。【乳】沫汁。【眼】沫泪。【阴】沫穴。【阴】沫 。【蝇】觑世。【蝇】纶网。【蜓】驳睛。【光】昼栅。【日】笼昼。【光】笼昼。【光】茏昼。【光】笼昼。【蝇】沦波。【蝇】沦厕。【蝇】爪波。【鱼】睛波。【凘】沫冰。【血】瀑波。【蝇】沦爪。【蛛】沦爪。【网】渔波。【蛛】径网。【蟹】径网。【蝇】睛网。【蝇】睛扉。【蝇】径扉。【日】轮星。【日】沦星。【睛】轮眶。【睛】沦眶。【泪】轮眶。【泪】轮痕。【波】沦网。【网】渔蝇。【网】渔蛛。【人】楼蚁。【蝇】轮肢。【蛛】沦肢。【蝇】沦肢。【蛛】轮肢。【蟹】轮肢。【蟹】沦肢。【日】沦肢。【日】沦羽。【鸟】纶羽。【鸟】沦羽。【蝇】纶网。【蟹】纶网。【鱼】纶网。【日】纶羽。【蝇】轮羽。【蜕】沦羽。【蜕】淤羽。【浪】轮波。【蜓】沦波。【岛】沦屿。【鱼】浮睛。【洲】沦陆。【洪】浮泾。【蛙】浮睛。【蛙】轮睛。【蛙】沦睛。【蟾】浮睛。【蟾】轮睛。【蟾】沦睛。【 】颠尿。【蛛】坍丝。【楼】宇骨。【楼】穴骨。【舟】舣骨。【蚊】爪波。【蒂】灰骨。【茄】昼骨。【茄】烟骨。【蚊】蛛波。【花】树骨。【蕾】花骨。【磊】崖骨。【桥】圯骨。【蛇】轮颈。【阳】轮扩。【阳】沦精。【眶】轮睛。【眶】沦睛。【轨】轮呓。【枢】轮抑。【枢】轮呓。【刹】轮呓。【轨】轮依。【蟹】沦肢。【轨】轮抑。【桨】轮呓。【桨】轮依。【桨】轮抑。【日】轮抑。【蝇】磔睛。【蜓】磔睛。【蜓】纶睛。【蝇】纶睛。【肢】轮怀。【肢】沦怀。【心】轮怀。【心】沦怀。【蒂】危灰。【睑】轮扩。【睑】驳瓣。【睑】】瓣驳。【肛】驳瓣。【肛】瓣驳。【日】爪光。【霭】危气。【雾】危气。【茧】轮扩。【背】轮扩。【脊】轮扩。【蝇】睛昼。【扉】膺明。【扉】映明。【波】膺明。【波】映明。【冰】膺明。【冰】映明。【睛】膺明。【睛】映明。【蛙】爪波。【蛙】轮波。【蛙】沦波。【蛙】蛛波。【蛙】波蛛。【鲞】膺明。【鲞】映明。【日】爪扉,【日】蛛扉。【日】瘫扉。【日】摊扉。【日】爪昼。【昼】膺明。【昼】映明。【蝇】映昼。【男】爪女。【女】爪男。【睛】映昼。【扉】映昼。【泪】痕圆。【腹】坍穴。【腹】摊痕。【腹】浮穴。【心】脏絮。【巢】穴蒂。【穴】缘蚁。【窑】塬穴。【穴】缘垤。【蚁】缘穴。【垤】缘穴。【暗】蛛明。【暗】明珠。【楼】棺宇。【楼】悬棺。【楼】韭宇。【日】轮睛。【日】轮絮。【日】轮蒂。【桨】轮波。【臂】轮波。【臂】沦波。【桨】轮拨。【臂】轮拨。【肢】轮拨。【肢】轮波。【肢】沦波。【肢】轮网。【肢】沦网。【臂】轮网。【臂】轮胸。【臂】沦网。【蟹】轮臂。【蟹】沦臂。【蟹】轮爪。【蟹】沦爪。【蟹】轮鳌。【蟹】沦鳌。【蟹】轮肢。【蟹】沦肢。【蛛】轮臂。【蛛】沦臂。【蛛】轮爪。【蛛】沦爪。【蛛】轮肢。【蛛】沦肢。【树】轮枝。【树】沦枝。【日】沦臂。【日】沦鳌。【日】沦爪。【日】沦肢。【蝇】爪胸。【蝇】轮爪。【蝇】瘫爪。【日】空轮。【楼】矗垤。【穴】矗垤。【穴】础垤。【阴】坍穴。【阴】缘坼。【阴】矗穴。【瀑】矗波。【泪】滴波。【泪】波滴。【霤】滴波。【霤】波滴。【泉】滴波。【泉】波滴。【血】滴波。【血】波滴。【汗】滴波。【汗】波滴。【尿】滴波。【尿】波滴。【雨】滴波。【雨】波滴。【瀑】滴波。【瀑】波滴。【涡】波穴。【冰】滴波。【冰】波滴。【浪】递波。【漪】波差。【涡】波漩。【波】衍穴。【瀑】悬波。【瀑】波悬。【漪】衍穴。【楼】衍垤。【漪】衍渚。【丝】衍网。【网】衍丝。【波】衍浪。【穴】衍垤。【楼】橥宇。【光】波滴。【涕】波滴。【光】滴波。【涕】滴波。【 】波滴。【 】滴波。【车】蛛圯。【坼】圯蛛。【车】蛛路。【车】路蛛。【桥】网圯。【夜】蛛昼。【夜】爪昼。【日】爪昼。【夜】昼蛛。【夜】昼蒂。【漠】轮扩。【鱼】项网。【鱼】颈网。【鱼】缰网。【花】树骨。【泪】泫痕。【花】炫枝。【岛】屿骨。【石】崖骨。【闪】云骨。【网】坍絮。【蟹】沦蛛。【垤】蚁垒。【洲】海蛛。【洲】蛛海。【蛛】睛网。【蜻】睛网。【蝉】静网。【蚊】呓网。【泪】摊悬。【泪】摊痕。【蜓】轮睛。【蜓】轮颈。【鱼】轮睛。【睑】轮睛。【鱼】弓网。【鱼】淀网。【蛛】睛网。【海】波沫。【奶】乳蒂。【日】昼蒂。【日】昼虻。【径】路骨。【泪】坍痕。【泪】波痕。【泪】波睛。【泪】泊痕。【滩】淘垤。【舟】蛛海。【洲】海蛛。【海】舟蛛。【虻】盲蝇。【鱼】沦睛。【蚊】睛帐。【蝇】睛扉。【鱼】涣睛。【蝇】睛世。【蝇】轮睛。【蝇】轮颈。【蜻】轮睛。【蜻】轮睛。【草】爪地。【草】爪膜。【世】蝇睛。【蛙】轮睛。【蛙】沦睛。【雨】滴沫。【雨】沫滴。【泪】沫滴。【泪】滴沫。【露】沫滴。【露】滴沫。【霤】沫滴。【霤】滴沫。【尿】沫滴。【尿】滴沫。【血】沫滴。【血】滴沫。【 】沫滴。【 】滴沫。【涕】沫滴。【涕】滴沫。【阴】危穴。【阴】危痕。【辉】滴波。【辉】波滴。【乳】扩怀。【海】扩波。【河】扩波。【冰】扩波。【冰】扩凌。【瀑】扩波。【涕】扩波。【穴】扩痕。【痕】扩穴。【阴】扩穴。【阳】扩穴。【阴】扩痕。【鱼】扩睛。【蛙】扩睛。【蝇】扩睛。【蜓】扩睛。【睛】扩睛。【网】扩穴。【网】扩波。【网】扩渔。【血】扩波。【光】扩阴。【影】扩阴。【阳】扩阴。【蒂】扩灰。【蒂】扩烬。【蒂】轮扩。【日】炭爪。【蛛】扩爪。【蟹】扩爪。【螯】扩穴。【螯】坍穴。【螯】摊穴。【螯】瘫穴。【螯】扩爪。【爪】扩穴。【爪】扩网。【蝇】瘫扉。【蝇】摊扉。【蝇】坍腹。【蝇】扩爪。【蛙】扩爪。【蹼】阔爪。【蹼】扩爪。【肛】扩穴。【肛】扩痕。【肛】坍痕。【肛】坍穴。【楼】扩宇。【岛】扩屿。【陆】扩屿。【日】扩光。【昼】扩茄。【昼】扩阴。【漶】扩洇。【阴】扩淤。【滩】扩淤。【波】扩淤。【穴】扩淤。【河】扩淤。【肛】扩淤。【心】扩淤。【血】扩淤。【泪】扩淤。【胸】扩淤。【痕】扩淤。【乳】扩淤。【腹】扩淤。【冰】扩淤。【沙】扩淤。【涕】扩淤。【唾】扩淤。【昼】扩淤。【网】扩丝。【丝】扩罥。【网】坍扩。【阴】坍扩。【网】坍罥。【阴】扩腹。【腹】扩穴。【腹】扩阴。【昼】扩茄。【昼】扩燃。【冰】扩河。【蝇】磔睛。【蜓】磔睛。【蝇】澾扉。【蝇】榻扉。【蝇】颠扉。【蝇】躂扉。【蝇】嗒扉。【蝇】沫爪。【日】沫光。【光】沫阴。【阴】沫穴。【尿】沫阴。【阴】沫尿。【阴】沫 。【阳】沫尿。【阳】沫 。【蚁】沫垤。【蟹】沫穴。【蟹】沫网。【鱼】沫网。【海】沫波。【泪】沫痕。【露】沫网。【霤】沫檐。【冰】沫凌。【涕】沫鼻。【唾】沫口。【蝇】苍映。【蝇】坍卵。【睑】扩睛。【昼】扩絮。【云】扩絮。【心】扩脏。【心】扩絮。【盲】扩睛。【瞽】扩睛。【蛙】凸睛。【蒂】扩絮。【茄】扩蒂。【巢】窠蒂。【瀑】沫崖。【汁】沫乳。【岛】沫屿。【海】沫波。【唾】沫口。【海】波沫。【【血】沫鼻。【血】沫口。【泪】沫睛。【鱼】沫网。【海】沫涯。【蝇】坍腹。【蝇】坍卵。【雪】沫睫。【雪】沫睛。【雪】沫冰。【雪】沫波。【雪】沫扉。【雪】沫风。【雪】沫滴。【雪】滴沫。【洲】海垤。【陆】淀滩。【楼】堶结。【星】昼蒂。【楼】患宇。【楼】患穴。【心】蠹怀。【网】渔蛛。【泪】矗痕。【涕】矗痕。【涕】矗波。【泪】矗波。【阳】矗阴。【浪】矗波。【瀑】矗波。【冰】矗波。【霤】矗波。【尿】矗波。【 】矗波。【血】矗波。【阴】矗穴。【垤】矗穴。【囱】矗穴。【巢】矗穴。【漠】轮扩。【洲】海蛛。【囱】扩穴。【魂】凋灵。【蛛】路网。【蛛】陆网。【日】盲蛛。【蛛】坍腹。【蛛】岛网。【阴】扩腴。【胸】扩髃。【贝】扩腴。【贝】扩穴。【贝】扩淤。【阴】扩淤。【贝】扩珠。【阴】扩蒂。【昼】扩日。【昼】贝日。【日】扩昼。【鳃】扩波。【口】扩舌。【舌】扩口。【泡】扩沫。【口】扩沫。【沫】扩口。【斗】烟著。【斗】矗灰。【唾】扩沫。【血】危波。【海】危波。【心】危脏。【岛】危屿。【辉】危光。【辉】扩光。【昼】扩辉。【楼】危宇。【轨】危径。【桥】危圯。【桥】危梁。【奶】脯蛛。【奶】脯珠。【日】昼蛛。【网】扩絮。【瓤】扩絮。【云】扩絮。【心】扩絮。【日】扩絮。【流】扩径。【楼】塬宇。【楼】螈宇。【海】波网。【日】爪夕。【旦】扩昼。【日】蛛旦。【日】轮絮。【日】沦絮。【心】轮絮。【心】沦絮。【昼】轮絮。【昼】沦絮。【陆】扩淤。【陆】扩屿。【心】扩怀。【日】穹蛛。【日】蛛穹。【日】爪穹。【云】爪穹。【霾】蛛云。【霾】云珠。【网】蠹丝。【蜓】轮睛。【冰】波膜。【冰】波陌。【桥】波陌。【冰】波穹。【波】穹冰。【秽】蝇噬。【蝇】瘫爪。【蝇】爪靧。【爪】靧面。【蝇】靧爪。【蝇】噬爪。【蝇】舐爪。【睛】蝇视。【阴】毳腹。【蟹】厣毳。【树】笼阴。【荷】塔吊。【塔】轮吊。【吊】轮调。【秸】矗禾朵。【日】云珠。【日】蛛云。【云】蛛日。【云】爪日。【楼】屿宇。【楼】宇屿。【俑】瘫偶。【俑】坍偶。【洲】浮陆。【昼】笼晴。【股】笼阴。【腹】笼阴。【毳】笼阴。【睫】笼睛。【肋】笼胸。【蝇】笼睛。【蝇】毳睛。【日】轮扩。【日】沦扩。【洇】轮扩。【洇】沦扩。【漶】轮扩。【漶】沦扩。【夜】轮扩。【夜】沦扩。【月】轮扩。【月】沦扩。【桨】轮扩。【桨】沦扩。【血】轮扩。【血】沦扩。【心】轮扩。【心】沦扩。【岛】僵屿。【阴】剿穴。【树】剿穴。【昼】日垤。【日】昼蚁。【楼】蛹宇。【楼】俑宇。【岛】海剿。【岛】腐屿。【脸】面痕。【阴】面痕。【阴】面穴。【腹】面痕。【腹】面穴。【阴】面坼。【腹】面坼。【峁】面坼。【岸】面坼。【楼】面坼。【楼】面穴。【网】面坼。【网】面穴。【网】面痕。【斗】面蒂。【泪】面坼。【冰】面坼。【雪】面坼。【霤】面坼。【塬】面坼。【泡】面坼。【球】面坼。【陆】面坼。【日】面坼。【心】面坼。【阳】面坼。【阳】面穴。【阴】面痕。【岸】面穴。【岸】面痕。【蛛】摊网。【蟹】爪网。【蛛】面网。【蝇】面网。【蝇】面扉。【蟹】面网。【鱼】面波。【鱼】面冰。【蚁】面垤。【心】面怀。【乳】面罩。【蚊】面帐。【冰】面波。【波】面冰。【脸】面泪。【睛】面泪。【日】面光。【茄】面蒂。【蒂】坍矗。【楼】坍矗。【囱】坍矗。【雪】坍矗。【涕】坍矗。【泪】坍矗。【果】面痕。【日】面絮。【波】面痕。【日】面痕。【心】面穴。【涕】面坼。【心】面絮。【脸】面痕。【网】面丝。【奶】面痕。【楼】面穴。【滩】面穴。【心】面穴。【奶】面穴。【果】面穴。【脸】面穴。【茄】矗蒂。【日】爪楼。【洲】陆蛛。【楼】矗棺。【醒】爪眠。【草】爪沼。【木】岛株。【岛】株屿。【眸】眼蛛。【蒂】蛛灰。【株】株宇。【株】株灰。【礁】没屿。【岛】淹屿。【岛】腌屿。【心】怀絮。【奶】坍腹。【囱】堶穴。【囱】堶垤。【楼】堶垤。【楼】堶宇。【垜】堶屿。【禾朵】岛秸。【洲】海蛛。【洲】表陆。【蛹】轮颈。【陆】舆骨。【星】昼骨。【心】蛛脏。【心】蛛怀。【心】爪怀。【心】爪脯。【心】蛛脯。【心】脯蛛。【奶】脯蛛。【奶】蛛脯。【奶】爪脯。【奶】爪胸。【日】宇蛛。【日】蛛宇。【日】爪宇。【日】楼蛛。【日】蛛楼。【夜】炭蛛。【夜】碳蛛。【夜】缁蛛。【夜】爪星。【鳃】轮穴。【鳃】沦穴。【鳃】轮扩。【鳃】沦扩。【口】轮扩。【口】沦扩。【鼻】轮扩。【鼻】沦扩。【鳃】驳瓣。【鳃】瓣驳。【鳞】驳瓣。【鳞】瓣驳。【鳞】轮扩。【鳞】沦扩。【穴】驳瓣。【穴】瓣驳。【冰】驳瓣。【冰】瓣驳。【阴】驳瓣。【阴】瓣驳。【心】驳瓣。【心】瓣驳。【泪】驳瓣。【泪】瓣驳。【股】驳瓣。【股】瓣驳。【网】板结。【网】板解。【陆】板解。【陆】板结。【洲】板滞。【洲】板荡。【陆】板滞。【网】丝骨。【网】面穴。【斗】面蒂。【心】面血。【睛】面泪。【风】面穴。【风】面泪。【风】面目。【风】面发。【风】面波。【风】面陆。【风】面崖。【风】面楼。【风】面巾。【风】面晴。【风】面雪。【风】面霤。【风】面屿。【风】面网。【风】面雾。【风】面木。【风】面冰。【风】面宇。【风】面垤。【风】面怀。【风】面日。【风】面岸。【风】面灰。【阴】脏蒂。【雪】面冰。【波】面冰。【冰】面波。【蛙】波睛。【乳】排怀。【冰】浮径。【河】脏冰。【河】脏波。【冰】浮泾。【鼻】坍穴。【泪】浮睛。【沫】浮波。【岸】坍穴。【泬】波穴。【涡】波穴。【涡】坍穴。【木】面穴。【腹】面穴。【嘴】面茄。【蚊】睛帐。【蚊】蛛帐。【蚊】漫帐。【蚊】爪帐。【蚊】映帐。【帐】面蚊。【网】面蛛。【崖】脏磊。【崖】磊脏。【河】僵冰。【昼】脏冰。【瓤】脏絮。【凌】脏冰。【巢】髅穴。【楼】面穴。【巢】面穴。【网】面穴。【网】面丝。【网】面絮。【心】脏絮。【云】脏絮。【网】脏絮。【昼】脏絮。【斗】脏蒂。【茄】脏蒂。【心】脏蒂。【心】蒂脏。【鱼】脏冰。【心】脏冰。【河】僵冰。【光】脏阴。【巢】髅窠。【河】僵凌。【阴】面痕。【阴】面穴。【腹】面穴。【腹】面痕。【腹】面阴。【巢】轮扩。【烟】轮扩。【奶】轮扩。【乳】轮扩。【巢】沦扩。【烟】沦扩。【奶】沦扩。【人】世蛛。【人】蛛世。【冰】波蛛。【冰】蛛波。【冰】爪波。【冰】波陆。【冰】凌穹。【凌】蛛冰。【冰】扩波。【冰】扩凌。【网】波纹。【奶】怀移。【奶】移怀。【乳】怀溢。【乳】溢怀。【陆】瓣驳。【陆】驳瓣。【波】奠冰。【波】淀冰。【波】巅冰。【河】奠冰。【河】淀冰。【河】巅冰。【日】蛛星。【冰】凋凌。【岛】淤滩。【冰】凌陆。【冰】零陆。【冰】凌路。【冰】零路。【舟】淹蚁。【舟】海蚁。【蛛】挛网。【蚁】爪波。【蚁】爪冰。【日】萤明。【冰】凌夷。【冰】凌圯。【鱼】睛波。【蝇】睛扉。【岛】痕屿。【岛】陆根。【岛】扩屿。【岛】雕屿。【冰】扩河。【岛】凋屿。【岛】根陆。【岛】陆蒂。【洲】浮陆。【岛】淹屿。【岛】沦屿。【洲】沤陆。【岛】僵屿。【岛】僵滩。【岛】腐屿。【冰】坍波。【冰】凌波。【泪】断波。【霤】断波。【泪】断波。【瀑】断波。【尿】断波。【泉】断波。【冰】断波。【血】断波。【涕】断波。【河】断波。【尿】靧阴。【海】波陆。【凌】轮扩。【凌】沦扩。【日】陆蛛。【车】陆蛛。【冰】蛛凌。【奶】颠怀。【泬】淤滩。【岸】淤滩。【爪】趾冰。【瞳】扩睛。【冰】轮扩。【雪】轮扩。【雪】沦扩。【穴】轮扩。【穴】沦扩。【冰】扩树。【凘】滞冰。【泪】扩睛。【泪】扩滴。【雨】扩滴。【霤】扩滴。【露】扩滴。【涕】扩滴。【沫】扩滴。【尿】扩滴。【血】扩滴。【血】扩波。【泪】扩波。【海】扩波。【冰】扩路。【冰】扩河。【旦】扩昼。【昼】空扩。【涕】扩波。【尿】扩波。【尿】扩阴。【阴】扩尿。【痕】轮扩。【痕】沦扩。【夜】玄蛛。【夜】缁蛛。【海】波起。【河】冰起。【波】冰起。【河】波起。【海】冰起。【冰】波起。【浪】矗波。【陆】扩屿。【岛】扩屿。【海】扩陆。【洲】扩陆。【冰】僵砾。【萍】根波。【河】扩路。【冰】扩路。【波】扩冰。【冰】扩河。【轨】轮扩。【树】扩根。【树】扩轮。【树】根扩。【根】扩崖。【树】根崖。【岛】屿根。【茄】根蒂。【茄】蒂根。【日】扩轮。【日】扩沦。【波】根源。【心】根怀。【心】轮扩。【鱼】扩睛。【蛙】扩睛。【蜓】瓣睛。【蝇】磔睛。【蝇】斑睛。【蜓】版睛。【草】扩源。【草】扩原。【草】扩塬。【草】扩垣。【浪】扩波。【滩】扩淤。【波】扩树。【冰】扩树。【树】僵冰。【砾】僵冰。【瀑】扩波。【瀑】阔波。【涕】阔波。【河】阔波。【尿】阔波。【血】阔波。【穴】扩淤。【根】爪波。【根】爪崖。【根】爪冰。【河】脯冰。【心】淤怀。【涕】淤鼻。【泪】淤睛。【沙】淤滩。【河】淤冰。【冰】淤河。【火】淤烬。【阴】淤穴。【垤】淤穴。【穴】淤垤。【礁】淤滩。【河】淤波。【痰】淤蒂。【痰】淤喉。【絮】淤冰。【蒂】淤地。【蒂】淤冰。【茄】淤蒂。【砾】淤冰。【脑】淤垤。【腹】轮扩。【腹】瓣驳。【腹】驳瓣。【臀】轮扩。【乳】轮扩。【魂】凋灵。【阴】扩径。【阴】扩茎。【阳】扩茎。【阳】扩径。【日】蛛星。【日】昼星。【日】坍环。【网】危絮。【冰】危凌。【桥】危圯。【心】危脏。【岛】危屿。【日】危絮。【浪】危波。【冰】危波。【奶】危乳。【乳】危腴。【臀】危腴。【泪】危涕。【阴】危穴。【阴】危痕。【巢】危穴。【日】危星。【日】危光。【光】危阴。【影】危阴。【楼】危宇。【生】危命。【洪】危波。【瀑】危波。【海】危波。【河】危波。【阳】轮颈。【阳】扩颈。【阳】轮扩。【阳】纶颈。【蚓】轮扩。【蚓】轮颈。【蚓】沦颈。【蚓】纶颈。【阳】扩颈。【蚓】扩颈。【乳】根扩。【乳】扩根。【乳】根怀。【阳】根扩。【阳】扩根。【心】根怀。【心】根扩。【峁】扩痕。【崖】根扩。【牙】根扩。【崖】扩根。【岛】扩根。【网】扩根。【岛】根扩。【牙】扩根。【塬】轮扩。【漠】轮扩。【睛】轮扩。【网】根扩。【草】扩根。【草】根扩。【涡】沦扩。【涡】轮扩。【冰】扩根。【冰】根扩。【冰】根波。【冰】根河。【凌】扩根。【凌】根扩。【涕】扩根。【涕】根扩。【涕】根鼻。【丝】扩根。【丝】根扩。【光】扩阴。【影】扩阴。【阴】扩腹。【心】扩怀。【乳】扩怀。【陆】扩屿。【网】扩穴。【网】面扩。【脸】面扩。【日】面扩。【日】扩穴。【日】坍穴。【眶】坍穴。【眶】扩穴。【涡】扩泬。【阴】扩泬。【肛】扩穴。【鼻】扩穴。【昼】扩茄。【茄】扩蒂。【蝉】扩蜕。【靥】面扩。【靥】面穴。【靥】扩穴。【冰】面扩。【睛】面扩。【睛】面目。【脐】扩穴。【脐】腹穴。【阴】腹穴。【阴】面穴。【阴】面毳。【蚁】扩穴。【日】扩轮。【胎】轮扩。【胎】扩轮。【卵】轮扩。【树】扩枝。【树】轮枝。【树】沦枝。【蛛】扩爪。【蟹】扩爪。【螯】扩爪。【蟹】扩螯。【心】扩零。【泪】扩零。【霤】扩零。【冰】扩凌。【零】轮扩。【烟】扩散。【燧】扩烟。【烽】根燧。【心】扩脏。【脏】扩腑。【阴】扩痕。【冰】扩痕。【泪】扩痕。【蛛】爪波。【雨】爪扉。【雨】爪飞。【昼】冰穹。【日】寰絮。【日】患絮。【日】扩絮。【日】婴虻。【舟】蝇濛。【楼】缘网。【楼】矗网。【楼】幂网。【楼】幕网。【楼】巅网。【楼】迷网。【楼】巅日。【楼】巅云。【蚊】爪波。【楼】缘堶。【鱼】耸网。【鱼】耷网。【桥】浮圯。【尿】沫阴。【尿】沫腹。【眼】坍眶。【人】寰蛛。【人】尘蛛。【泪】坍痕。【楼】蠹宇。【泪】愁漂。【泪】稠漂。【泪】扩滴。【血】扩滴。【霤】扩滴。【血】愁漂。【血】稠漂。【泪】滴扩。【血】滴扩。【雨】滴扩。【雨】扩滴。【雨】愁漂。【雨】稠漂。【霤】滴扩。【冰】蠹滴。【冰】蠹霤。【冰】滴波。【尿】扩滴。【尿】滴扩。【鱼】沫网。【峁】阔痕。【阴】阔痕。【毳】扩阴。【毳】扩腹。【毳】根扩。【毳】扩根。【胈】扩阴。【胈】扩腹。【泪】攀睛。【鱼】攀网。【蟹】攀网。【蛛】攀网。【波】攀冰。【冰】攀波。【涡】危泬。【烬】危灰。【蒂】危灰。【轨】危径。【光】蠹絮。【影】患阴。【蒂】蠹灰。【崖】蠹磊。【阴】蹙痕。【泪】蠹痕。【塬】蠹垤。【海】蠹波。【桥】蠹圯。【河】蠹波。【河】蠹冰。【昼】患光。【昼】患雪。【陆】蠹洲。【心】蠹脏。【路】蠹途。【路】患车。【心】杯洲。【生】蠹死。【死】蠹生。【霤】蠹泉。【泉】蠹霤。【楼】蠹堶。【楼】蠹宇。【楼】蠹塬。【楼】蠹原。【日】涣睛。【日】焕睛。【楼】蠹窠。【光】蠹冰。【光】蠹露。【瀑】蠹波。【冰】蠹坼。【冰】蠹凌。【昼】蠹冰。【瀑】蠹崖。【沙】蠹穴。【血】蠹沙。【雪】蠹沙。【瀑】蠹涧。【涧】蠹崖。【泪】睛沙。【昼】蠹日。【世】蠹人。【人】蠹世。【光】蠹雾。【日】蠹光。【翼】蠹羽。【雪】蠹岭。【雪】蠹坼。【心】蠹坼。【泪】蠹坼。【陆】蠹坼。【网】蠹坼。【身】蠹坼。【蜕】蠹坼。【穴】蠹坼。【日】蠹坼。【躯】蠹坼。【阴】蠹坼。【阳】蠹坼。【楼】廛蜕。【身】蠹躯。【海】蠹霤。【鱼】蠹网。【蛛】蠹网。【泪】愁漂。【泪】稠漂。【泪】患痕。【泪】漶痕。【尿】漶痕。【泪】患痕。【蛙】爪波。【石】瘫崖。【礁】岛蒂。【礁】滩屿。【礁】淤滩。【心】面穴。【心】面血。【心】面痕。【蝇】面睛。【蜓】面睛。【蝇】面网。【蝇】面扉。【蝇】面拍。【斗】面蒂。【脸】面泪。【脸】面痕。【脸】面涕。【瘫】危胫。【日】危絮。【日】危卵。【烟】努蒂。【蛛】路丝。【蛛】路网。【蛛】陆网。【蛛】网灵。【日】淀蒂。【心】淹蒂。【昼】淹茄。【巢】穴蒂。【日】星絮。【日】星蒂。【日】蛛宇。【日】宇蛛。【魂】凋灵。【海】水陆。【网】蛛陆。【网】蛛路。【蜓】萦颈。【世】蝇睛。【蝇】睛世。【头】轮颈。【头】萦颈。【脐】胎痕。【蛛】扩爪。【蟹】扩爪。【腹】扩阴。【阴】扩穴。【阴】扩痕。【尿】扩波。【阴】腹蒂。【心】扩脏。【蝇】扩睛。【蜓】扩睛。【阴】扩尿。【阴】扩淤。【蝇】爪噬。【蝇】噬爪。【蛛】噬网。【蚊】叮咛。【鱼】噬网。【蝉】蠹蜕。【树】蠹枝。【阴】扩淤。【阴】扩腴。【乳】扩腴。【乳】扩髃。【楼】扩宇。【泪】扩痕。【阴】峡股。【股】峡阴。【痕】峡泪。【阴】峡穴。【阴】峡痕。【阴】峡尿。【心】絮血。【心】蛛脏。【蛛】蛛蛛。【蛛】爪蛛。【蝇】睛亿。【蜓】睛亿。【蝇】睛刈。【蜓】睛刈。【鱼】睛眠。【蝉】腹噪。【蝉】腑噪。【蚊】危鸣。【雷】危闻。【雷】危鸣。【机】飞鸣。【阴】蹙痕。【海】沫陆。【露】沫网。【眼】沫泪。【日】沫光。【昼】沫星。【泪】沫痕。【鱼】扩睛。【蛙】扩睛。【蝇】扩睛。【蜓】扩睛。【蟹】沫穴。【蚁】沫垤。【阴】沫尿。【阴】沫 。【岛】沫屿。【心】沫血。【血】沫痕。【口】漠唾。【口】沫血。【斗】沫蒂。【睑】波膜。【唾】波沫。【瀑】波沫。【 】波沫。【冰】波膜。【网】盾纹。【蛛】面网。【日】盾光。【日】盾纹。【网】蛛盾。【心】盾怀。【蝇】苍映。【日】萤暝。【日】苍萤。【睛】尘寰。【蚁】尘寰。【日】瀛虻。【日】暝虻。【日】婴虻。【日】苍蝇。【日】苍虻。【日】萤冥。【日】荧冥。【日】荧暝。【日】苍映。【日】苍睛。【日】睛昼。【日】蝇暝。【星】蝇暝。【心】噬血。【心】蝇怀。【翳】蝇睛。【帆】蝇溟。【股】根阴。【光】根阴。【茄】根蒂。【心】根脏。【乳】根胸。【乳】根脯。【奶】根胸。【奶】根脯。【鱼】睛眠。【岛】海株。【舟】溟蚁。【舟】溟舣。【茄】根蒂。【眼】笼睛。【乳】笼胸。【心】笼怀。【心】笼脏。【楼】笼宇。【蛛】笼网。【蝇】笼扉。【鸟】笼飞。【鱼】笼网。【海】笼波。【日】笼蛛。【日】笼星。【蟹】笼网。【蟹】笼蛛。【蝇】睛坼。【蜓】睛坼。【蝇】皲睛。【蜓】皲睛。【蝇】睛亿。【蜓】循睛。【睑】循睛。【夜】笼星。【昼】笼星。【蝇】睛巡。【蜓】睛巡。【睛】探睃。【蝇】迅睛。【蜓】探睃。【蝇】探睃。【蝇】爪喙。【星】笼萤。【星】笼荧。【睛】皲裂。【泪】皲裂。【日】皲裂。【心】皲裂。【心】皲脏。【日】皲絮。【心】皲絮。【絮】皲裂。【陆】皲裂。【蝇】均睛。【蜓】均睛。【蝇】睛佾。【蜓】睛佾。【蝇】佾睛。【蜓】佾睛。【蜓】版睛。【泪】孕睛。【日】悬蛛。【阴】驳瓣。【阴】瓣驳。【睛】驳瓣。【睛】瓣驳。【臀】驳瓣。【臀】瓣驳。【乳】驳瓣。【乳】瓣驳。【陆】驳瓣。【陆】瓣驳。【阳】驳瓣。【阳】瓣驳。【泪】驳瓣。【泪】瓣驳。【网】驳瓣。【网】瓣驳。【冰】驳瓣。【冰】瓣驳。【脑】驳瓣。【脑】瓣驳。【颅】驳瓣。【颅】瓣驳。【腹】驳瓣。【腹】瓣驳。【心】驳瓣。【心】瓣驳。【日】驳瓣。【日】瓣驳。【花】驳瓣。【花】瓣驳。【露】驳瓣。【露】瓣驳。【霤】驳瓣。【霤】瓣驳。【卵】驳瓣。【卵】瓣驳。【穴】瓣驳。【穴】驳瓣。【鳞】瓣驳。【鳞】驳瓣。【日】缘坼。【泪】缘坼。【睛】缘坼。【心】缘坼。【溜】缘坼。【星】缘坼。【冰】缘坼。【奶】缘坼。【乳】缘坼。【网】 缘坼。【巢】缘坼。【穴】缘坼。【岛】缘坼。【腹】缘坼。【阴】缘坼。【阳】缘坼。【楼】缘坼。【砾】缘坼。【陆】缘坼。【痕】缘坼。【肛】缘坼。【云】缘坼。【口】缘坼。【臀】缘坼。【蒂】缘坼。【堤】缘坼。【心】扩脏。【雾】缘坼。【泡】缘坼。【脑】缘坼。【霤】缘坼。【卵】缘坼。【崖】缘坼。【磊】缘坼。【石】缘坼。【涯】缘坼。【穹】缘坼。【昼】缘坼。【宇】缘坼。【宙】缘坼。【日】宇蛛。【蛛】爪宇。【日】蛛宇。【日】爪宇。【梦】缘坼。【岸】缘坼。【影】缘坼。【光】缘坼。【夜】缘坼。【靥】缘坼。【面】缘坼。【斗】缘坼。【枝】缘坼。【树】缘坼。【肢】缘坼。【花】缘坼。【蕊】缘坼。【天】缘坼。【絮】缘坼。【书】缘坼。【门】缘坼。【床】缘坼。【窗】缘坼。【炕】缘坼。【垒】缘坼。【栅】缘坼。【楼】患穴。【网】患穴。【阴】患穴。【巢】患穴。【岸】患穴。【堤】患穴。【腹】患穴。【面】患穴。【髅】患穴。【阳】患穴。【心】患穴。【光】患阴。【影】患阴。【腹】患阴。【日】患星。【昼】患茄。【茄】患蒂。【囱】患烟。【阳】患阴。【胔】缘坼。【胾】缘坼。【阴】患胔。【阴】患胾。【尸】患胾。【尸】缘坼。【脸】面穴。【阴】患痕。【光】扩阴。【网】面穴。【髅】面穴。【楼】面穴。【眼】患泪。【泪】患痕。【心】患脏。【阳】患痕。【夜】患昼。【昼】患夜。【阴】缘胾,【阴】缘胔。【阴】患胾。【阴】患胔。【袄】缘絮。【袄】缘坼。【茄】缘坼。【口】缘唇。【嘴】缘坼。【嘴】缘茄。【茄】缘蒂。【泪】缘痕。【岛】缘海。【陆】缘海。【海】缘陆。【乳】缘怀。【乳】缘罩。【奶】缘罩。【阴】缘腹。【阴】缘股。【巢】缘枝。【肛】缘臀。【脐】缘腹。【楼】缘扉。【茄】缘口。【口】缘茄。【眼】缘泪。【眼】缘眶。【海】缘岸。【陆】缘漠。【男】缘女。【女】缘男。【昼】缘夜。【夜】缘昼。【明】缘暗。【暗】缘明。【奶】缘怀。【陆】缘冰。【冰】缘波。【波】缘冰。【溜】缘檐。【檐】缘溜。【涕】缘鼻。【鼻】缘涕。【蛛】缘网。【阴】缘皮。【阳】缘皮。【腹】缘阴。【阴】扩胾。【阴】扩胾。【波】缘颈。【人】缘宇。【泡】缘沫。【嘴】缘沫。【口】缘沫。【睛】缘睫。【睛】缘睑。【穴】缘垤。【睛】缘坼。【颈】缘环。【日】缘环。【檐】缘网。【隅】缘网。【楼】缘网。【蝇】轮颈。【蜓】轮颈。【蝇】轮睛。【蜓】轮睛。【蝇】轮胫。【轨】轮径。【乳】缘晕。【奶】缘晕。【冰】缘波。【波】缘冰。【冰】援波。【波】援冰。【云】缘涯。【波】缘涯。【云】缘崖。【日】缘晕。【影】缘阴。【心】缘怀。【乳】缘怀。【帜】缘坼。【肢】缘坼。【鱼】睛岸。【舟】海蛛。【蝇】佾睛。【蝇】睛佾。【蝇】睛亿。【蜓】版睛。【泪】患痕。【阴】漶穴。【阴】漶痕。【眼】漶痕。【心】漶痕。【泪】漶痕。【泪】幻干。【阴】漶尿。【阴】患尿。【血】漶干。【血】幻干。【血】患干。【波】患干。【波】漶干。【波】幻干。【鱼】患干。【雨】患干。【雨】漶干。【雨】幻干。【鱼】幻干。【鱼】漶干。【岛】患痕。【岛】漶痕。【岛】患干。【岛】漶干。【岛】幻干。【眼】患干。【眼】漶干。【眼】漶睛。【眼】患睛。【眼】幻干。【心】患痕。【心】患干。【心】漶干。【心】幻干。【阴】患干。【阴】漶干。【阴】幻干。【网】患穴。【网】患干。【网】漶干。【网】幻干。【睛】患干。【睛】漶干。【睛】患痕。【睛】漶痕。【睛】幻干。【爪】缘坼。【岛】患屿。【岛】漶屿。【岛】株屿。【岛】海株。【海】网洋。【楼】笼宇。【岛】笼屿。【巢】笼穴。【光】笼阴。【影】笼阴。【阴】笼穴。【眼】笼睛。【日】昼萤。【日】萤昼。【日】昼荧。【日】荧昼。【日】苍蝇。【日】萦虻。【鱼】吻网。【蝇】睛坼。【鱼】沦睛。【日】沦颈。【鱼】颈网。【躯】缘胫。【躯】缘足。【躯】缘爪。【躯】缘肢。【蛛】缘胫。【蛛】缘足。【蛛】缘爪。【蛛】缘肢。【蟹】缘足。【蟹】缘肢。【蟹】缘爪。【蟹】缘胫。【肢】爪胸。【脯】缘胫。【脯】缘爪。【脯】缘足。【脯】缘肢。【肢】脯爪。【足】脯爪。【足】爪脯。【肢】爪脯。【蟹】沦肢。【蟹】轮胫。【日】盲蛛。【蛛】胫网。【蛛】睛网。【蝇】缘爪。【蝇】缘足。【蝇】缘肢。【蝇】缘胫。【心】缘肢。【心】缘足。【心】缘胫。【心】缘爪。【日】缘肢。【日】缘足。【日】缘胫。【日】缘爪。【泪】缘肢。【泪】缘足。【泪】缘胫。【泪】缘爪。【睛】缘肢。【睛】缘爪。【睛】缘足。【睛】缘胫。【脑】缘肢。【脑】缘足。【脑】缘爪。【脑】缘胫。【乳】缘肢。【乳】缘足。【乳】缘爪。【乳】缘胫。【奶】缘胫。【奶】缘肢。【奶】缘足。【奶】缘爪。【人】缘肢。【人】缘足。【人】缘爪。【人】缘胫。【魂】缘爪。【魂】缘肢。【魂】缘足。【魂】缘胫。【昼】缘胫。【昼】缘足。【昼】缘肢。【昼】缘爪。【夜】缘胫。【夜】缘足。【夜】缘肢。【夜】缘爪。【血】缘胫。【血】缘肢。【血】缘足。【血】缘爪。【眸】缘胫。【眸】缘足。【眸】缘肢。【眸】缘爪。【涕】缘爪。【涕】缘足。【涕】缘肢。【涕】缘胫。【云】缘爪。【云】缘足。【云】缘肢。【云】缘胫。【雾】缘足。【雾】缘爪。【雾】缘肢。【雾】缘胫。【冰】缘爪。【冰】缘足。【冰】缘肢。【冰】缘胫。【轨】缘爪。【轨】缘足。【轨】缘肢。【轨】缘胫。【心】移怀。【心】怀移。【乳】怀移。【乳】移怀。【奶】怀移。【奶】移怀。【陆】缘足。【陆】缘肢。【陆】缘爪。【陆】缘胫。【岛】缘坼。【岛】缘足。【岛】缘肢。【岛】缘胫。【岛】缘爪。【漠】缘足。【漠】缘爪。【漠】缘肢。【漠】缘胫。【洲】缘足。【洲】缘爪。【洲】缘肢。【洲】缘胫。【心】缘翅。【睛】缘翅。【眼】缘翅。【眸】缘翅。【目】缘翅。【蚁】缘翅。【蝉】缘蜕。【蝇】爪噬。【蝇】噬爪。【日】缘翅。【波】缘足。【波】缘爪。【波】缘肢。【波】缘胫。【睛】缘睫。【睛】缘睑。【泪】缘翅。【蜕】蝉骨。【网】丝骨。【网】缘肢。【网】缘足。【网】缘爪。【网】缘胫。【舟】缘足。【舟】缘肢。【舟】缘爪。【舟】缘胫。【川】缘肢。【川】缘爪。【川】缘足。【川】缘胫。【蜩】缘肢。【蜩】缘爪。【蜩】缘足。【蜩】缘胫。【世】缘肢。【世】缘足。【世】缘爪。【世】缘胫。【诗】缘肢。【诗】缘足。【诗】缘爪。【诗】缘胫。【诗】缘翅。【诗】缘坼。【世】缘坼。【时】缘爪。【时】缘足。【时】缘肢。【时】缘胫。【时】缘坼。【蜩】缘翅。【蝇】缘翅。【蝉】缘翅。【蜕】缘翅。【云】缘翅。【鸡】缘翅。【星】缘肢。【星】缘爪。【星】缘足。【星】缘胫。【海】缘肢。【海】缘足。【海】缘爪。【海】缘胫。【浪】缘肢。【浪】缘爪。【浪】缘足。【浪】缘胫。【身】缘翅。【男】缘足。【男】缘肢。【男】缘爪。【男】缘胫。【女】缘肢。【女】缘足。【女】缘爪。【女】缘胫。【影】缘坼。【影】缘足。【映】缘肢。【影】缘爪。【影】缘胫。【光】缘足。【光】缘肢。【光】缘坼。【光】缘爪。【光】缘胫。【卵】缘坼。【卵】缘足。【卵】缘肢。【卵】缘爪。【卵】缘胫。【光】缘翅。【影】缘翅。【蝇】缘翅。【蝉】缘翅。【蜓】缘翅。【蛾】缘翅。【梦】缘坼。【梦】缘翅。【梦】缘肢。【梦】缘足。【梦】缘爪。【梦】缘胫。【瀑】缘坼。【瀑】缘足。【瀑】缘肢。【瀑】缘爪。【瀑】缘胫。【河】缘坼。【河】缘肢。【河】缘爪。【河】缘足。【河】缘胫。【楼】缘坼。【楼】缘肢。【楼】缘足。【楼】缘爪。【楼】缘胫。【闪】缘坼。【闪】缘肢。【闪】缘足。【闪】缘爪。【闪】缘胫。【昔】缘坼。【昔】缘肢。【昔】缘爪。【昔】缘足。【昔】缘胫。【塬】缘坼。【塬】缘肢。【塬】缘爪。【塬】缘足。【塬】缘胫。【螈】缘坼。【螈】缘肢。【螈】缘爪。【螈】缘足。【螈】缘胫。【蟹】缘坼。【蝎】缘肢。【蝎】缘爪。【蝎】缘足。【蝎】缘胫。【颈】缘珠。【腕】缘镯。【指】缘戒。【絮】缘坼。【絮】缘肢。【絮】缘足。【絮】缘爪。【絮】缘胫。【腕】缘铐。【踝】缘镣。【风】缘坼。【风】缘肢。【风】缘足。【风】缘爪。【风】缘胫。【脯】缘坼。【脯】缘肢。【脯】缘足。【脯】缘爪。【脯】缘胫。【钞】缘坼。【钞】缘肢。【钞】缘爪。【钞】缘足。【钞】缘胫。【乳】缘坼。【奶】缘坼。【火】缘坼。【火】缘胫。【火】缘肢。【火】缘足。【火】缘爪。【烽】缘坼。【烽】缘爪。【烽】缘足。【烽】缘胫。【烽】缘肢。【烟】缘坼。【眼】缘坼。【眼】缘肢。【眼】缘足。【眼】缘爪。【眼】缘胫。【烟】缘坼。【烟】缘肢。【烟】缘足。【烟】缘爪。【烟】缘胫。【穴】缘坼。【血】缘坼。【蒂】缘坼。【蒂】缘肢。【蒂】缘足。【蒂】缘胫。【蒂】缘爪。
【宿】缘坼。【宿】缘肢。【宿】缘足。【宿】缘爪。【宿】缘胫。【桥】缘坼。【桥】缘肢。【桥】缘足。【桥】缘爪。【桥】缘胫。【潮】缘坼。【潮】缘肢。【潮】缘足。【潮】缘爪。【潮】缘胫。【雪】缘坼。【雪】缘肢。【雪】缘足。【雪】缘爪。【雪】缘胫。【脑】缘坼。【脑】缘肢。【脑】缘足。【脑】缘爪。【脑】缘胫。【霤】缘坼。【霤】缘肢。【霤】缘足。【霤】缘爪。【霤】缘胫。【溜】缘坼。【溜】缘肢。【溜】缘足。【溜】缘爪。【溜】缘胫。【溟】缘坼。【溟】缘肢。【溟】缘足。【溟】缘爪。【溟】缘胫。【暝】缘坼。【暝】缘肢。【暝】缘足。【暝】缘爪。【暝】缘胫。【灰】缘坼。【灰】缘肢。【灰】缘足。【灰】缘爪。【灰】缘胫。【阳】缘坼。【阳】缘肢。【阳】缘足。【阳】缘爪。【阳】缘胫。【辉】缘坼。【辉】缘肢。【辉】缘足。【辉】缘爪。【辉】缘胫。【海】缘坼。【渚】缘坼。【渚】缘肢。【渚】缘足。【渚】缘爪。【渚】缘胫。【圯】缘坼。【圯】缘肢。【圯】缘足。【圯】缘爪。【圯】缘胫。【蚁】戍穴。【丝】缘坼。【丝】缘肢。【丝】缘足。【丝】缘爪。【丝】缘胫。【尸】患干。【尸】漶干。【尸】漶痕。【尸】患痕。【尸】幻干。【尸】缘肢。【尸】缘足。【尸】缘爪。【尸】缘胫。【冥】缘坼。【冥】缘肢。【冥】缘爪。【冥】缘胫。【冥】缘足。【尸】缘胔。【阴】缘胾。【阴】缘胔。【舟】缘坼。【舟】缘肢。【舟】缘爪。【舟】缘足。【舟】缘胫。【虹】缘坼。【虹】缘肢。【虹】缘足。【虹】缘爪。【虹】缘胫。【髅】缘坼。【髅】缘肢。【髅】缘爪。【髅】缘足。【髅】缘胫。【径】缘坼。【径】缘肢。【径】缘足。【径】缘爪。【径】缘胫。【阳】根扩。【阳】根阴。【阳】根腹。【网】扩丝。【丝】根扩。【丝】根网。【涧】缘坼。【涧】缘足。【涧】缘肢。【涧】缘爪。【涧】缘胫。【渊】缘坼。【渊】缘爪。【渊】缘肢。【渊】缘足。【渊】缘胫。【露】缘坼。【露】缘肢。【露】缘足。【露】缘爪。【露】缘胫。【心】缘坼。【车】缘坼。【车】缘肢。【车】缘足。【车】缘爪。【车】缘胫。【窠】缘坼。【塬】缘草。【草】缘坼。【草】缘肢。【草】缘足。【草】缘爪。【草】缘胫。【昴】缘坼。【昴】缘肢。【昴】缘肢。【昴】缘足。【昴】缘胫。【峁】缘坼。【峁】缘肢。【峁】缘足。【峁】缘爪。【峁】缘胫。【臼】石穴。【浪】波纹。【网】坍丝。【心】坍穴。【心】坍涣。【心】坍环。【心】瘫幻。【日】坍星。【日】坍环。【日】坍涣。【日】瘫焕。【泪】瘫涣。【日】瘫星。【日】坍焕。【哑】瘫唤。【心】炭脏。【心】坍脏。【心】瘫脏。【泪】坍痕。【泪】瘫痕。【泪】缘痕。【峁】坍塬。【网】坍穴。【蛛】坍网。【蛛】瘫网。【鱼】瘫网。【鱼】坍网。【楼】坍宇。【楼】瘫宇。【俑】坍腴。【俑】瘫宇。【俑】坍人。【俑】瘫人。【人】坍世。【人】瘫世。【世】滩网。【楼】瘫网。【世】坍网。【冰】坍波。【冰】瘫波。【冰】摊波。【冰】坍凌。【冰】瘫凌。【湖】瘫波。【海】瘫波。【网】坍絮。【胸】坍脯。【奶】坍乳。【乳】坍腴。【乳】坍胸。【乳】坍胸。【奶】坍胸。【岛】坍屿。【岛】瘫屿。【阴】坍穴。【腹】坍穴。【巢】坍穴。【巢】瘫穴。【股】摊穴。【股】摊阴。【腹】摊阴。【日】摊阴。【光】瘫阴。【光】坍阴。【影】坍阴。【光】摊阴。【日】坍光。【影】瘫阴。【光】炭阴。【阳】坍阴。【阳】瘫阴。【石】崖亿。【心】崖亿。【心】亿绪。【泪】睚佾。【泪】睚溢。【泪】捱亿。【泪】睚亿。【泪】睚屹。【宿】星亿。【鱼】弋网。【鱼】佾网。【鱼】挹网。【鱼】缢网。【蜓】睛屹。【蛛】亿网。【鱼】亿网。【日】光亿。【网】亿穴。【蜓】垒睛。【蜓】磊睛。【蜓】累睛。【蜓】缘睛。【颅】缘睛。【蒂】亿絮。【泪】磔睛。【泪】蛰睛。【网】磔丝。【睛】磔丝。【蜓】磔睛。【蝇】磔睛。【蜓】睛刈。【蜓】睛亿。【蜓】睛裂。【蛛】睛丝。【蝇】坍卵。【蝇】移睛。【蜓】移睛。【蝇】睛移。【蜓】睛移。【蜓】睛佾。【歧】径亿。【网】径亿。【跂】胫亿。【蛛】睛絮。【泪】挨涯。【蛙】浮睛。【蛙】睛浮。【鱼】淤睛。【蜓】瓣睛。【蜓】版睛。【蝇】睛坼。【蜓】睛坼。【蜕】缘坼。【蜕】缘肢。【蜕】缘爪。【蜕】缘足。【蜕】缘胫。【跂】缘坼。【跂】缘肢。【跂】缘足。【跂】缘爪。【跂】缘胫。【跂】胫亿。【跂】径亿。【歧】缘坼。【歧】缘肢。【歧】缘爪。【歧】缘足。【歧】缘胫。【歧】径亿。【歧】胫亿。【岚】缘坼。【岚】缘肢。【岚】缘爪。【岚】缘足。【岚】缘胫。【岚】胫亿。【岚】径亿。【峰】缘坼。【峰】缘肢。【峰】缘足。【峰】缘爪。【峰】缘胫。【烽】缘坼。【烽】缘肢。【烽】缘足。【烽】缘爪。【烽】缘胫。【癌】缘坼。【癌】缘肢。【癌】缘足。【癌】缘爪。【癌】缘胫。【癌】胫亿。【癌】径亿。【爱】缘坼。【爱】缘肢。【爱】缘足。【爱】缘爪。【爱】缘胫。【痕】缘坼。【痕】缘爪。【痕】缘肢。【痕】缘足。【痕】缘胫。【爱】胫亿。【爱】径亿。【痕】胫亿。【痕】径亿。【恨】缘坼。【恨】缘肢。【恨】缘爪。【恨】缘足。【恨】缘胫。【恨】胫亿。【恨】径亿。【癌】胫亿。【寞】缘坼。【寞】缘肢。【寞】缘足。【寞】缘爪。【寞】缘胫。【寞】胫亿。【寞】径亿。【火】缘坼。【火】缘肢。【火】缘足。【火】缘爪。【火】缘胫。【火】胫亿。【星】缘坼。【星】缘肢。【星】缘足。【星】缘爪。【星】缘胫。【星】胫亿。【星】径亿。【梦】缘坼。【梦】缘肢。【梦】缘足。【梦】缘爪。【梦】缘胫。【梦】胫亿。【梦】径亿。【俑】缘坼。【俑】缘肢。【俑】缘足。【俑】缘爪。【俑】缘胫。【俑】胫亿。【俑】径亿。【蛹】缘坼。【蛹】缘肢。【蛹】缘足。【蛹】缘爪。【蛹】缘胫。【蛹】胫亿。【蛹】径亿。【睛】缘坼。【睛】缘肢。【睛】缘足。【睛】缘爪。【睛】缘胫。【睛】胫亿。【眼】缘坼。【眼】缘肢。【眼】缘足。【眼】缘爪。【眼】缘胫。【眼】胫亿。【眼】径亿。【脯】缘坼。【脯】缘肢。【脯】缘足。【脯】缘爪。【脯】缘胫。【脯】胫亿。【字】缘坼。【字】缘肢。【字】缘足。【字】缘爪。【字】缘胫。【字】胫亿。【词】缘坼。【词】缘肢。【词】缘足。【词】缘爪。【词】缘胫。【词】胫亿。【诗】缘坼。【诗】缘肢。【诗】缘足。【诗】缘爪。【诗】缘胫。【诗】胫亿。【言】缘坼。【言】缘肢。【言】缘足。【言】缘爪。【言】缘胫。【言】胫亿。【文】缘坼。【文】缘肢。【文】缘足。【文】缘爪。【文】缘胫。【文】胫亿。【章】缘坼。【章】缘肢。【章】缘足。【章】缘爪。【章】缘胫。【章】胫亿。【句】缘坼。【句】缘肢。【句】缘足。【句】缘爪。【句】缘胫。【句】胫亿。【律】缘坼。【律】缘肢。【律】缘足。【律】缘爪。【律】缘胫。【律】胫亿。【涕】缘坼。【涕】缘肢。【涕】缘足。【涕】缘爪。【涕】缘胫。【涕】胫亿。【涕】径亿。【体】缘坼。【体】缘肢。【体】缘足。【体】缘爪。【体】缘胫。【体】胫亿。【纪】缘坼。【纪】缘肢。【纪】缘足。【纪】缘爪。【纪】缘胫。【纪】胫亿。【纲】缘坼。【纲】缘肢。【纲】缘足。【纲】缘爪。【纲】缘胫。【纲】胫亿。【法】缘坼。【法】缘肢。【法】缘足。【法】缘爪。【法】缘胫。【法】胫亿。【规】缘坼。【规】缘肢。【规】缘足。【规】缘爪。【规】缘胫。【规】胫亿。【行】缘坼。【行】缘肢。【行】缘足。【行】缘爪。【行】缘胫。【行】胫亿。【行】径亿。【灰】缘坼。【灰】缘肢。【灰】缘足。【灰】缘爪。【灰】缘胫。【灰】胫亿。【蒂】灰亿。【蒂】絮亿。【网】丝亿。【网】蛛亿。【眼】泪亿。【睛】泪亿。【世】人亿。【世】缘坼。【世】缘肢。【世】缘足。【世】缘爪。【世】缘胫。【世】胫亿。【世】径亿。【蝇】胫亿。【波】胫亿。【波】径亿。【光】胫亿。【蛛】胫亿。【蛛】径亿。【冰】胫亿。【螈】胫亿。【螈】径亿。【血】胫亿。【昼】胫亿。【昼】径亿。【蜕】胫亿。【蜕】径亿。【日】胫亿。【日】径亿。【影】胫亿。【泪】胫亿。【泪】径亿。【心】径亿。【【心】胫亿。【溜】胫亿。【溜】径亿。【夜】胫亿。【夜】径亿。【雾】胫亿。【雾】径亿。【雨】径亿。【火】径亿。【睛】径亿。【风】径亿。【雨】胫亿。【火】胫亿。【睛】胫亿。【人】胫亿。【风】胫亿。【人】径亿。【光】阴亿。【影】阴亿。【光】径亿。【血】径亿。【蝇】径亿。【影】径亿。【尸】缘坼。【尸】缘足。【尸】缘爪。【尸】缘肢。【尸】缘胫。【尸】胫亿。【尸】径亿。【骸】缘坼。【骸】缘足。【骸】缘爪。【骸】缘肢。【骸】缘胫。【骸】胫亿。【骸】径亿。【魄】缘坼。【魄】缘足。【魄】缘爪。【魄】缘肢。【魄】缘胫。【魄】胫亿。【魄】径亿。【魂】缘坼。【魂】缘足。【魂】缘爪。【魂】缘肢。【魂】缘胫。【魂】胫亿。【魂】径亿。【云】缘坼。【云】缘足。【云】缘爪。【云】缘肢。【云】缘胫。【云】胫亿。【云】径亿。【诗】径亿。【辉】缘坼。【辉】缘足。【辉】缘爪。【辉】缘肢。【辉】缘胫。【辉】胫亿。【辉】径亿。【诗】径亿。
【髅】缘坼。【髅】缘足。【髅】缘爪。【辉髅】缘肢。【髅】缘胫。【髅】胫亿。【髅】径亿。【楼】面穴。【髅】面穴。【楼】面扉。【楼】胫亿。【楼】径亿。【楼】缘坼。【楼】缘足。【楼】缘爪。【楼】缘肢。【楼】缘胫。【灵】缘坼。【灵】缘足。【灵】缘爪。【灵】缘肢。【灵】缘胫。【灵】胫亿。【灵】径亿。【凌】缘坼。【凌】缘足。【凌】缘爪。【凌】缘肢。【凌】缘胫。【凌】胫亿。【凌】径亿。【渊】缘坼。【渊】缘足。【渊】缘爪。【渊】缘肢。【渊】缘胫。【渊】胫亿。【渊】径亿。【舟】缘坼。【舟】缘足。【舟】缘爪。【舟】缘肢。【舟】缘胫。【舟】胫亿。【舟】径亿。
【尘】缘坼。【尘】缘足。【尘】缘爪。【尘】缘肢。【尘】缘胫。【尘】胫亿。【尘】径亿。【路】缘坼。【路】缘足。【路】缘爪。【路】缘肢。【路】缘胫。【路】胫亿。【路】径亿。【露】缘坼。【露】缘足。【露】缘爪。【露】缘肢。【露】缘胫。【露】胫亿。【露】径亿。【桥】缘坼。【桥】缘足。【桥】缘爪。【桥】缘肢。【桥】缘胫。【桥】胫亿。【桥】径亿。【圯】缘坼。【圯】缘足。【圯】缘爪。【圯】缘肢。【圯】缘胫。【圯】胫亿。【圯】径亿。【蚁】缘坼。【蚁】缘足。【蚁】缘爪。【蚁】缘肢。【蚁】缘胫。【蚁】胫亿。【蚁】径亿。【虹】缘坼。【虹】缘足。【虹】缘爪。【虹】缘肢。【虹】缘胫。【虹】胫亿。【虹】径亿。【骸】缘坼。【骸】缘足。【骸】缘爪。【骸】缘肢。【骸】缘胫。【骸】胫亿。【骸】径亿。【海】缘坼。【海】缘足。【海】缘爪。【海】缘肢。【海】缘胫。【海】胫亿。【海】径亿。【寂】缘坼。【寂】缘足。【寂】缘爪。【寂】缘肢。【寂】缘胫。【寂】胫亿。【寂】径亿。【忧】缘坼。【忧】缘足。【忧】缘爪。【忧】缘肢。【忧】缘胫。【忧】胫亿。【忧】径亿。【愁】缘坼。【愁】缘足。【愁】缘爪。【愁】缘肢。【愁】缘胫。【愁】胫亿。【愁】径亿。【霞】缘坼。【霞】缘足。【霞】缘爪。【霞】缘肢。【霞】缘胫。【霞】胫亿。【霞】径亿。【旦】缘坼。【旦】缘足。【旦】缘爪。【旦】缘肢。【旦】缘胫。【旦】胫亿。【旦】径亿。【夕】缘坼。【夕】缘足。【夕】缘爪。【夕】缘肢。【夕】缘胫。【夕】胫亿。【夕】径亿。【朝】缘坼。【朝】缘足。【朝】缘爪。【朝】缘肢。【朝】缘胫。【朝】胫亿。【朝】径亿。【暮】缘坼。【暮】缘足。【暮】缘爪。【暮】缘肢。【暮】缘胫。【暮】胫亿。【暮】径亿。【目】缘坼。【目】缘足。【目】缘爪。【目】缘肢。【目】缘胫。【目】胫亿。【目】径亿。【鬼】缘坼。【鬼】缘足。【鬼】缘爪。【鬼】缘肢。【鬼】缘胫。【鬼】胫亿。【鬼】径亿。【轨】缘坼。【轨】缘足。【轨】缘爪。【轨】缘肢。【轨】缘胫。【轨】胫亿。【轨】径亿。【崖】缘坼。【崖】缘足。【崖】缘爪。【崖】缘肢。【崖】缘胫。【崖】胫亿。【崖】径亿。【人】世蛛。【人】蛛世。【人】爪世。【蝇】爪噬。【蝇】噬爪。【人】睛世。【昼】笼日。【昼】日笼。【世】瘫网。【人】盲世。【心】瘫脏。【网】坍穴。【阳】阴蒂。【影】阴地。【楼】匝地。【光】胫亿。【光】径亿。【光】阴蒂。【世】蠹网。【光】灰阴。【蝉】蠹蜕。【心】蠹脏。【泪】蠹痕。【日】蠹絮。【心】蠹絮。【心】蠹怀。【睛】蠹目。【人】蠹世。【尸】蠹肢。【奶】蠹乳。【岛】蠹屿。【冰】蠹凌。【崖】蠹磊。
【礁】缘坼。【礁】缘足。【礁】缘爪。【礁】缘肢。【礁】缘胫。【礁】胫亿。【礁】径亿。【礁】爪滩。【礁】滩蛛。【礁】蛛滩。【礁】爪海。【礁】爪波。【乳】蠹腴。【蝇】蠹蜕。【蛛】蠹网。【光】蠹阴。【丝】蠹网。【洲】蠹陆。【网】蠹丝。【阴】蠹穴。【腹】蠹阴。【楼】蠹宇。【礁】腐屿。【礁】淤滩。【海】蠹波。【蒂】蠹灰。【烟】缘坼。【烟】缘足。【烟】缘爪。【烟】缘肢。【烟】缘胫。【烟】胫亿。【烟】径亿。【冰】蠹沙。【冰】蠹波。【冰】蠹滩。【冰】蠹垤。【心】岛怀。【乳】岛怀。【奶】蛛怀。【奶】怀蛛。【奶】爪胸。【心】蛛怀。【心】怀珠。【人】岛世。【心】瘫珀。【火】瘫珀。【日】瘫珀。【泪】瘫珀。【光】瘫珀。【星】瘫珀。【人】瘫珀。【蝇】瘫珀。【蚁】瘫珀。【蛛】瘫珀。【螈】瘫珀。【乳】瘫珀。【奶】瘫珀。【蜓】瘫珀。【蝉】瘫珀。【昼】瘫珀。【舟】瘫海。【睛】瘫珀。【网】瘫珀。【诗】瘫珀。【世】瘫珀。【冰】瘫珀。【凌】瘫珀。【血】瘫珀。【波】瘫珀。【灵】瘫珀。【魂】瘫珀。【魄】瘫珀。【尸】瘫珀。【尸】瘫冰。【心】瘫冰。【泪】瘫冰。【鱼】瘫冰。【日】瘫冰。【火】坍冰。【血】瘫冰。【波】瘫冰。【树】瘫冰。【草】瘫冰。【艇】瘫冰。【昼】瘫冰。【昼】摊冰。【舟】瘫冰。【砾】瘫冰。【石】瘫冰。
【洲】缘坼。【洲】缘足。【洲】缘爪。【洲】缘肢。【洲】缘胫。【洲】胫亿。【洲】径亿。【陆】缘坼。【陆】缘足。【陆】缘爪。【陆】缘肢。【陆】缘胫。【陆】胫亿。【陆】径亿。【陆】瘫波。【陆】瘫海。【陆】瘫珀。【陆】瘫冰。【洲】瘫波。【洲】瘫海。【洲】瘫冰。【洲】瘫珀。【人】瘫世。【人】坍世。【人】瘫冰。【蝇】坍卵。【陆】坍海。【岸】坍海。【阳】扩胫。【斗】缘坼。【斗】缘足。【斗】缘爪。【斗】缘肢。【斗】缘胫。【斗】胫亿。【斗】径亿。【蝇】纹胸。【蝇】纹腹。【蜂】纹胸。【蜂】纹腹。【蝉】纹胸。【蝉】纹腹。【蜓】纹胸。【蜓】纹腹。【蚊】纹胸。【蚊】纹腹。【蜕】纹胸。【蜕】纹腹。【蛇】纹胸。【蛇】纹腹。【蛇】纹颈。【人】纹面。【人】纹腹。【人】紊面。【人】紊腹。【蝇】纹面。【蝇】紊面。【蛛】纹面。【蛛】紊面。【网】纹面。【网】紊面。【海】纹面。【海】紊面。【蛇】纹面。【蜂】纹面。【蜂】紊面。【螺】纹面。【螺】紊面。【蟹】纹面。【蟹】紊面。【蜓】纹面。【蜓】紊面。【蝉】纹面。【蝉】紊面。【蜕】纹面。【蜕】紊面。【蛇】紊面。【虻】纹胸。【虻】纹腹。【虻】纹面。【虻】紊面。【蝇】纹睛。【蝇】紊睛。【蜓】纹睛。【蜓】紊睛。【蜓】缘睛。【蚁】缘睛。【蝇】缘睛。【蝇】爪睛。【蝇】爪面。【礁】缘坼。【礁】缘肢。【礁】缘爪。【礁】缘胫。【礁】缘足。【礁】胫亿。【礁】径亿。【岛】缘坼。【岛】缘肢。【岛】缘爪。【岛】缘胫。【岛】缘足。【岛】胫亿。【川】缘坼。【川】缘肢。【川】缘爪。【川】缘胫。【川】缘足。【川】胫亿。【川】泾亿。【涕】泾亿。【河】泾亿。【流】泾亿。【霤】泾亿。【溜】泾亿。【血】泾亿。【波】泾亿。【泪】泾亿。【蒂】坍灰。【陆】坍海。【苍】坍穹。【日】坍卵。【巢】坍穴。【心】坍穴。【面】坍穴。【髅】坍穴。【楼】坍穴。【路】坍穴。【鼻】坍穴。【嘴】坍穴。【涡】坍穴。【冰】坍穴。【眶】坍穴。【泪】坍痕。【冰】坍凌。【泪】坍波。【垤】坍穴。【垤】摊穴。【垤】滩穴。【鱼】睛岸。【岸】坍波。【岛】坍屿。【巢】坍穴。【日】坍星。【日】坍絮。【心】坍脏。【心】坍絮。【心】坍怀。【日】瘫星。【脑】瘫珀。【脑】摊珀。【云】瘫珀。【脑】缘坼。【脑】缘肢。【脑】缘爪。【脑】缘胫。【脑】缘足。【脑】胫亿。【脑】径亿。【脑】泾亿。【脐】摊肠。【奶】坍乳。【星】瘫宿。【星】坍宿。【宿】胫亿。【日】坍焕。【日】坍穴。【泡】坍涣。【泡】坍沫。【宿】患星。【宿】坍涣。【宿】坍焕。【宿】坍穴。【宿】坍环。【心】残形。【日】残形。【骸】残形。【昼】残形。【蜕】残形。【烬】残形。【奶】残形。【阴】残形。【蛹】残形。【俑】残形。【人】残形。【影】残形。【冰】残形。【宿】残形。【星】残形。【乳】残形。【火】残形。【烟】残形。【眼】残形。【烽】残形。【楼】残形。【桥】残形。【陆】残形。【网】残形。【脑】残形。【垤】残形。【堞】残形。【云】残形。【虹】残形。【泪】残形。【痕】残形。【穴】残形。【阳】残形。【光】残形。【泪】坍缘。【日】坍缘。【陆】坍缘。【露】坍缘。【岛】坍缘。【塬】坍缘。【楼】坍缘。【岸】坍缘。【心】坍缘。【阴】坍缘。【乳】坍缘。【奶】坍缘。【网】坍缘。【宇】坍缘。【巢】坍缘。【穴】坍缘。【鼻】坍缘。【腹】坍缘。【臀】坍缘。【冰】坍缘。【天】坍缘。【雪】坍缘。【峁】坍缘。【昴】坍缘。【睛】坍缘。【涕】坍缘。【云】坍缘。【波】坍缘。【洲】坍缘。【穹】坍缘。【眶】坍缘。【睚】坍缘。【河】喧波。【海】喧波。【血】喧波。【泪】喧波。【乳】喧波。【尿】喧波。【河】渲波。【海】渲波。【血】渲波。【泪】渲波。【乳】渲波。【尿】渲波。【树】喧叶。【巢】喧穴。【阴】喧穴。【尿】渲阴。【尿】喧阴。【泪】渲睛。【瀑】喧崖。【瀑】渲阴。【日】苍星。【日】苍映。【日】苍萤。【春】缘坼。【春】缘胫。【春】缘爪。【春】缘肢。【春】胫亿。【秋】缘坼。【秋】缘胫。【秋】缘爪。【秋】缘肢。【秋】胫亿。【夏】缘坼。【夏】缘胫。【夏】缘爪。【夏】缘肢。【夏】胫亿。【冬】缘坼。【冬】缘胫。【冬】缘爪。【冬】缘肢。【冬】胫亿。【冬】胫挛。【冬】瘫胫。【阴】缘毳。【阴】窍毳。【阴】窍垂。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2-6-10 11:28:29 序号:4941
^_^!
回复内容:
  《三字诗全集》此篇可算为第一网页,还有未整理者,待传。不急。北斗。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2-6-10 22:22:32 序号:4943
^_^!
回复内容:
  这让偶们太难进入了。北斗独创,几年前认识一个喜拆汉字的大师,发现你的东东比他厉害。灵子。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2-6-11 13:42:07 序号:4944
^_^!
回复内容:
  哈,好像出土文物!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2-6-11 19:07:35 序号:4945
^_^!
回复内容:
  是啊,刚接触三字诗,的确有点难以理解,也很难进入对三字诗的思索与体会之中,眼前一片茫然。其实,三个字的诗我们还是看到过的。北岛的《生活》网。就是一首三字诗。但是如果细推一下,北岛的三字诗跟我的三字诗还是有区别的。北岛的三字诗的题目是两个字,内容是一个字,并且他在创作上还没有有意识的形成批量生产,是偶然为之,闪光一现。对于他的这首三个字的诗,刚开始时是批评者多,而到后来以致最近几年则是赞赏者有之且多之。2010年有江苏省作家协会主办的中国文学刊物《钟山》,评选出中国当代十大诗人。其中著名的诗人朦胧派代表人物北岛排名首位。根据《钟山》的公布,入选当代也就是1979到2009,中国10大诗人当中北岛是唯一获评审团一致投票的候选人。评审团由中国大陆12位极具影响力的大学教授及诗歌评论家组成。每位评委在投票时必须提交推荐的理由。评论中说,北岛写了很多新诗,其中有一诗很特别。它的标题的字数多过诗文,标题只有两个字,《生活》,而诗文只有一个字“网”。评论表示,这首诗太有远见,穿透力十足。生活的网来自于约束,而约束呢,造就了希望的网孔。诗人在被束缚的网中探望网孔中那可以看到的希望。这是一种挣扎、无奈与希望的交融。其实,在写法上,北岛的《生活》网。显得更拘泥和更抽象些,其中“生活”便是一个抽象词。虽然如此说,但北岛的三字诗却并不是我的三字诗的萌芽。我说的是,一个字的题目,两个字的内容,也许更善于表达一些东西罢了,运用起来会更自如些。并且北岛的三个字的写法没有形成体制化,而我可以利用这种一个字的题目、两个字的内容的这种形式,可以写成成千上万首的三字诗,弄不好,极有可能可以超过全唐诗的数目了。北斗。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2-6-11 19:26:58 序号:4946
^_^!
回复内容:
  在这里试着解读一下《三字诗全集》的第一首,【蒂】岛灰。权作解颐。“蒂”便是烟蒂之意,而烟蒂的主要成分也就是“灰”,在这里,虽然“蒂”与“灰”基本上属于同一意思,但是在视觉的感觉上,也就是在视感上,“蒂”更实一些,也就是体积感更好一些,而”灰”虚感更强一些,也就是体积感差一些。“岛”作为喻体,便就是突出“蒂”的实感,立体感,“灰”在这里就成了诗尾的衬字,强调了“灰”的义,与“岛”结合,对“蒂”进行形象化描绘。而从形象透露出来的意味便有一种苍凉感。寂寞,颓败,而又不太服输。北斗。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2-6-12 6:09:00 序号:4947
^_^!
回复内容:
  【蒂】岛灰。一句话的意思是:烟蒂就是一座灰烬的岛屿。北斗。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2-6-12 14:41:47 序号:4948
^_^!
回复内容:
  标准的自说自话!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2-6-13 11:11:26 序号:4949
^_^!
回复内容:
  说的也是。卖金的偏撞不到买金的。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2-6-13 11:23:25 序号:4950
^_^!
回复内容:
  中国的所谓的自有的现代诗歌其实是称不得为现代,即使就算是现代,我看也是接近破产与崩溃的边缘。你看现在几人是在正经探诗?这是一种诗歌精神的沦落。中国的诗歌如果起不来,那么整个的文学也就无甚可谈了,因为,别忘了,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如果诗歌不行,你说,还能拿什东西跟别人比?诗歌不成功,我们在文学上就得永远拾西方的余唾。北斗。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2-6-13 11:25:21 序号:4951
^_^!
回复内容:
  三字外有三千文字!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2-6-14 10:10:35 序号:4952
^_^!
回复内容:
  额娘想写一字诗给北斗看看:

<诗>一

“一”字之外有千千万万语,不是吗?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2-6-14 19:08:36 序号:4953
^_^!
回复内容:
  【诗】一。我看也可以成为两字诗,不是不可以成立,是一个字的题目,一个字的内容。其实超短的诗歌不是不存在,只是我们没太留心罢了。就我的印象,北岛的三个字诗《生活》网。可以说诗人们都知道。有一首我记不得诗人的名字,而他的这首诗全篇却只有四个字,《刷牙》假笑。就很有意思。超短文学也表现在小说这种问题上。据说多年前英国曾经搞过一次超短篇小说大奖赛,规定:内容必须涉及王室、性、宗教三个方面。结果一个13岁的小女孩勇夺头奖,她的获奖作品翻译成中文只有12个字:“我的上帝,女王怀孕了,谁干的?”这是外国的事情,也许是属于海外奇谈,但想想也确实挺有意思的。但也许终归不是潮流,如果能成为一种体式,一种潮流,那可就厉害了,文学的历史也许就将会发生改变。为什么不会是可能呢?谁又能说准呢?我写三字诗,其实我是确实觉得有点意思,不然,我也不会浪费那么大的功夫。中国的古诗就是以短小见长。只是三字诗就太短了,一时人们不太适应。中国的上古时期就出现过不少超短小诗歌的。汉高祖刘邦的《大风歌》,只有23个字。更早一些,《吴越春秋》中射箭好手陈音在越王勾践面前所唱的《弹歌》:“断竹,续竹,飞土,逐肉。”只有8个字。有谁能说,这些文字不是诗歌呢?只是显得太朴素太老实,而不惹人眼球罢了。散文方面,唐代刘禹锡《陋室铭》81个字,宋代王安石《读孟尝君传》88个字,苏轼《记承天寺夜游》83个字。此外,明代归有光的《寒花葬志》也不过112个字,无不精彩,真是应了“英雄不问出处,文章不论长短。“古训。你做的所谓的一字诗,关键在于那个”一“字,真是怎么理解都行,“一”字之外有千千万万语。这样可以。我想说的是,”诗“本身是没有形象感的事物,如要说明它,内容上我想最好用形象的材料。我斗胆在这里班门弄斧、关公面前耍大刀,把你的内容“一”字改成“网”字,即《诗》网。这样在我看来就增加了形象性,我觉得好一些,万千思绪有了依托。关于“诗”的题目,我的《三字诗全集》里也有。如【诗】缘坼。【诗】缘肢。【诗】缘胫。【诗】缘爪。【诗】胫亿。仅供参看。对于三字诗我还没有形成完备的理论,也不知道将来会怎样,也许只有我知,最后随我的生命而俱去。谢谢你的回复,再谈。谢谢。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2-6-22 13:32:21 序号:4955
^_^!
回复内容:
  “书因补读随时展,诗为留删尽数抄。”北斗。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2-6-25 10:20:09 序号:4971
^_^!
回复内容:
  实话实说,有点难懂。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2-6-25 18:30:16 序号:4977
^_^!
回复内容:
  我现在读书的状态是几本书同时读,比如近几天就同时读了《随园诗话》、《大江健三郎口述自传》、《寻找薛定谔的猫》等,最后是好几本书都同时展开在那儿,放下这本拿起那本。总觉读的书不够,不深刻,从中认识到了自己绝不是一个天才。别人会问,现在读书还有用吗?其实对我来说,现在也确实没有实际用处,那读书就是在为了解闷。自己写的三字诗有时也是在带有复制情形下写的意味,给人一种大同小异的感觉,但是为了怕漏掉一万,也就不敢只单单挂其中之一了,想的意思是,到时候再做删改也有底本。“书因补读随时展,诗为留删尽数抄。”这句《随园诗话》里的两句诗,便很能说明自己的状况,所以就写在这里,以期共勉。北斗。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2-7-27 21:26:30 序号:5058
^_^!
回复内容:
  诗坛冷清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2-7-27 21:28:07 序号:5059
^_^!
回复内容:
  这是一个有诗的时代,而没写出什么像样的诗,可惜了。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2-7-27 21:28:10 序号:5060
^_^!
回复内容:
  这是一个有诗的时代,而没写出什么像样的诗,可惜了。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2-7-27 21:29:55 序号:5061
^_^!
回复内容:
  是我们自己不争气,活的没品味,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就这么个素质,怨谁呢。
表情: 作者:尼轩 时间 2012-11-7 0:49:50 序号:5173
^_^!
回复内容:
  这就叫玩死你…
表情: 作者:尼轩 时间 2012-11-7 0:50:45 序号:5174
^_^!
回复内容:
  不死也晕死你…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2-11-15 14:45:44 序号:5200
^_^!
回复内容:
  把所谓的诗粉碎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2-11-15 14:46:20 序号:5201
^_^!
回复内容:
  诗的碎片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2-11-15 14:47:50 序号:5202
^_^!
回复内容:
  集诗应万首,物象遍曾题。
表情: 作者:苦李子 时间 2013-1-24 22:36:19 序号:5322
^_^!
回复内容:
  实话说,初看人眼花,细看很多字不识,看来李子还得好好学习才是啊!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3-2-3 19:48:31 序号:5341
^_^!
回复内容:
  以三字为诗,为所未闻。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3-2-3 19:50:47 序号:5342
^_^!
回复内容:
  儿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3-5-19 19:28:14 序号:5798
^_^!
回复内容:
  《三字诗》集出版!欲购读,请联系电话:15898164931。北斗。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3-5-21 16:02:26 序号:5803
^_^!
回复内容:
  “集诗应万首,物象遍曾题。”拙作《三字诗》集出版!欲购读,请联系电话:15898164931.北斗。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3-5-21 16:03:03 序号:5804
^_^!
回复内容:
  [img][/img]
“集诗应万首,物象遍曾题。”拙作《三字诗》集出版!欲购读,请联系电话:15898164931.北斗。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3-6-16 18:43:13 序号:5857
^_^!
回复内容:
  “还伤北园里,重见落花飞。”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3-7-3 18:52:35 序号:5894
^_^!
回复内容:
  孤独的三字诗和孤独的三字诗人
北斗
自欣托上海诗人铁舞前辈友情在《城市诗人》2010年卷发表了我的《三字诗选稿》和《三字诗及其他》以及我的朋友尔玉(原名张玺)的关于三字诗的评论文章《塔诗》以来,半年多的时间过去了,本指望能引起诗界同行的关注,到如今却是音信渺渺,波澜不惊。本以为一种新事物会激起人们的好奇心,触动探究的愿望,而事与愿违,热闹的景象终究还是没有出现。想是现世界的人民面对层出不穷的新事物已是见怪不怪了,麻木的神经已不是那么容易就会被敲活的。身单影只的三字诗犹如一叶扁舟漂泊在烟雾茫茫的大海上,那一经在天际便成为一个米粒大小的三字诗人也只有悲天自怜的份了,不知帆向了何处,也不知泊在了何方。面对此种境况,不服气的三字诗人,也就是我,便只能主动跳出来,赤膊上阵了。然而,我不是理论家,即使是针对自己创作出来的作品,也确实不知从何说起,现在要出头唠叨几句也只是在力强自己,因为,别人没有兴趣说,自己再不说,这东西不就扔了吗?看来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些怀有同道的朋友,有几个“托”,在这个时候帮你摇旗呐喊,你想想该是有多么幸福与轻松啊!可惜我现在却没有。有的倒多的是苏轼描述的情节:庄子当时亦无人宗之,他只在僻处自说。。。。。。
三字诗是在当代分行诗歌衰变的背景下产生的。北岛曾经深有体会地指出,中国当代诗歌面临着形式的危机。他说:“与民族命运一起,汉语诗歌走在现代转型的路上,没有退路,只能往前走,尽管向前的路不一定是向上的路——这是悲哀的宿命,也是再生的机缘……”。三字诗的应运而生不是抵消了这一危机,而是确证了它的实现。这确实是当代分行诗歌的“悲哀的宿命”,也使当代分行诗歌失去了 “再生的机缘”,这是当代最伟大的诗人最不愿看到的情景,却是他无计回避的。一如他所说,“当代诗歌在解放的狂欢中耗尽能量而走向衰竭”。是它自己历史发展的必然的结果,怨不着谁。三字诗的出现只是让它更早和更清醒地理解和确认自己的命运,没有什么不好的。李煜的《破阵子》词:“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猜来想是最能刻画出抱着当代分行诗歌形式不放,又想继续创作出高质量、高水准作品的诗人们面对这一变局的苦况了。
三字诗的文本形式是自有其历史形成的合理性的。它虽然是以貌似与传统诗歌形式的对立面的面目出现的,但是,它的诗歌形式形成的历史与传统诗歌形式形成的历史,其实都是统一在中华诗歌形式探索的大的历史中,这只要回顾一下中、外文学史我们就可以直觉到这一结论的。因为任何一个大的时代,都会发生文体变革和创造新的文体。以中国文学史而言,“《诗》三百”是最早的诗歌文体,由于孔丘的删削编定后而凝固化了,并且在提倡“述而不作”情况下,致使很少有人敢染指这一文体,导致在屈原的“楚辞”性作品出现之前好几百年的时间没有新的诗歌诞生,可不谓至痛矣!正是由于诗人要表现自己的感情和对客观事物的感受,“发愤以抒情”,所以才创造了新的诗歌文体——《骚》。当然,那不是一个文学自觉的时代。在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个实现了文学自觉的魏晋六朝的时代,最鲜明的标志之一,就是文体的自觉。曹丕就很明确地说过:“文非一体”。对于文体变革最先表现出高度自觉意识的,是南朝梁代的沈约,他提出“文以情变”,指出:“自汉至魏四百余年,词人才子,文体三变,相如巧构形似之言,班固长于情理之说,子建、仲宣以气质为体,并标能善美,独映当时,是以一世之士,各相慕习。”他们或是旨在使某类文体不断实现艺术的完善,或是进行具有变革意义的新文体的创造。而诗是所有的文体中最活跃的一种文体,诗歌文体的变革在中国文学史上是最频繁和最引人瞩目的,并且最容易发生形式的变革。《诗经》之诗为四言,骚体诗以六言为主,宋人严羽在《沧浪诗话。诗体》中做了一番具体地回顾,他说:“风雅颂既亡,一变而为《离骚》,再变而为西汉五言,三变而为歌行杂体,四变而为沈宋律诗。”在这里,他还只是讲到唐以前的诗况。至于唐代诗人,虽然没有创造出新的文体,但他们却是对自汉以来已存在的文体着实进行了一番新的改造或重新的创造,如乐府、古体诗,在李白、杜甫等诗人手里,实现了这两种文体艺术上的完善,成为后人再也难以逾越的高峰;“沈宋律诗”是承沈约运用“声律说”创造的“永明体”而来,到唐又被称为“近体诗”,这一诗歌中划时代的新文体,经王维、孟浩然、杜甫等大批杰出诗人,而发展到最成熟的境地,以至使诗歌文体似乎不可能再有任何新的变化和重新创造的余地了。“极盛难继”,表现在“自唐以后,诗家日趋浅薄,其间杰出者,亦不复有前辈宏妙浑厚之作,久而自厌,然梏于俗尚不能拔出。”到这时是自《诗》亡之后,诗这一文体的第二次“衰”了。诗衰而后有词,词衰而后有曲,但词、曲已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诗了。到了二十世纪初,西学东渐,一切古典式的文体都显得陈旧而缺少新生的活力,必须再来一场总体性的文体大革命,才能使中国文学向现代的方向继续发展。文体的变革是以形式的变革为标志的,没有形式的较大幅度的改变,不能算是一场真正的文体革命,黄遵宪提倡“诗界革命”,虽然是要表现新精神,但他的创作实践又没离开“五言”、“七言”的传统诗歌形式,所以可以讲他没有推动一场真正的文学革命,而将这份光荣让给了善于作白话分行诗歌的新诗人们,可不憾乎!新诗百年,现代诗派的戴望舒,自由诗派的艾青,朦胧诗派的北岛,已把现代分行诗歌的文体特征和美学特征做了完美的体现和表现。虽也导致了如唐诗以后的情况,“文体通行既久,染指遂多,自成习套,豪杰之士,亦难于其中自出新意”。风风火火的网络诗歌和那些层出不穷的分行排列的文字,如果不是出自自己的手眼,只能是加剧当代诗歌的陷落,与它的拯救却是毫无用处的。三字诗人迫于此种情况,“遁而作他体,以自解脱”,彻底地来一个新的造山运动,另外崛起一座高峰,在这种高峰上,他或可俯视前一座高峰,或可与之相峙而成为一个时代新的景观。可不壮丽乎!其实无论古典的杰构“五、七”诗歌,还是以解放前者自称的现、当代诗歌,都是披着同样质地的形式制皮,前者是整齐的分行,后者是散乱的分行,只不过是新行头代替了旧行头罢了。三字诗是一种不分行的行头。它是一次彻底完成了迄今为止的现、当代诗歌对古典诗歌改造的使命,功莫大焉!至于三字诗之后的诗歌形式到底怎么写,想是我是无能为力了,也看不到了,留待他人去置办吧,此时的心情用刘禹锡的《西塞山怀古》来表达,或许能发抒一二,“王濬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千寻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 今逢四海为家日,故垒萧萧芦荻秋。”。。。。。。
我在上面交代过,我不是理论家,虽然我创造了三字诗,但对于它到底何以至此然,我还是讲不确切的,就像心肝肺长在自己身上,自己却讲不明白一样。在这里略说一下关于三字诗的一些浅表性的东西,留作一串石头,更深奥的东西,却只能等待三字诗理论家的出现摸着石头过河,上岸后去说法了。三字诗,我是参考五七言诗歌和三字诗本身的字数来命名的。我的朋友张玺称它为“塔诗”,我看也可以,比较形象,他在《塔诗》一文中对此命名也作了富有理由的解释,也算名正言顺了。至于它还会叫什么名字,我就不知道了。三字诗全篇有且只有三个字,一个字的题目,两个字的内容。其实三个字都是内容,我这么说是从外观结构上着眼的。三字诗的书写方式举例:
一:
   岛
  浮屿
二:
  【岛】浮屿。
它的读法是:岛——,浮-屿。(——,-,为长、短延音符号。)每个汉字读音的长短应根据具体作品而定,不可以偏概全。
三字诗运用古老的“赋、比、兴”手法。赋是基础,凡是诗歌文本,皆有叙述。“比”是比较鲜明的方法,容易看得出来,用的却最多。“兴”是常表现为诗歌文本的氤氲,是诗歌文本叙述的目的,无“兴”的诗歌文本何必还要“赋”、还要“比”呢?“赋、比、兴”在三字诗诗歌文本中是彼此勾连,互为一体的。举例如下:
【岛】浮屿。
“岛”、“屿”两个字是一个意思,都作岛屿来解释,但在诗中,“岛”字居前,“屿”字居后,位置不同,讲究就不一样了。由于三字诗文本结构本身所具有的调配、整合作用,“岛”字便凸显其形象性一面,可看作实词,具有清晰性,而“屿”字便凸显其在结尾处的对题目“岛”字的意思的说明性,结合“浮”字,与它一起来描述“岛”是一种什么样的岛屿,可以看做虚词,视感上具有模糊性,我这里说的模糊性,不是指把它的作为字典意义的实质性内容模糊掉,而是指这首诗对“屿”字在表达形象上采取了弱化的措施,而对“岛”字却采取了强化的赋写,完成了“岛”是“浮”的现实性的雕绘。如果伫立岸边,眺望远海浮动的岛屿,心有情上,便是“兴”已在焉。是“赋、兴”之法。
【岛】陆絮。
岛,脱地入海,给人以漂泊之感。以树“絮”比之,现出其相对于“陆”之轻、“陆”之漂。张玺在《塔诗》一文中对它的评论是“岛相比陆之小如大树上飘落的一籽花絮。絮生在春天里,絮是树之花,絮在春风中婀娜;岛生在氺中,岛是陆之须,氺之芙蓉,岛在氺中柔摆。以絮喻岛,这样诗篇不但展示了生命之美丽和延续,更体现了物体整体和部分不可分割的哲学理念。”此诗更强调了“比”的手法的运用。
【岛】轮扩。
是赋之笔。岛在扩张,增大了面积,也增大了它本身所寓含的孤独形象。它永远不会成为陆地,不然也就不会有岛了。是“岛”字不灭而岛不灭,还是岛不灭而“岛”字不灭?难道不也是具有岛的形象意味的心在扩张吗?比兴已具在矣。
关于三字诗的理论主张,到如今还没有发明出来。创作是一种直接的实践活动,一个作家比一个批评家或读者更敏感于感受到已有“习套”对他的束缚,因此往往是作家在率先意识或无意识地变革文体和另行创造一种新文体,多数的批评家和读者还不能理解,感到迷惑。前几年的有一种“非非”的创作和理论,就令人惊诧,有棒喝之感。它的针对现、当代和古代的诗歌而言的“语义还原”、“剔除形容词”、“捣毁语言的板结性”等理论主张,虽然不能恰当的解释和引导“非非”创作,但我以为对三字诗创作和理论的写作还是有帮助的。善用者以石为金,不善用者以金为石。北岛在获得了第二届“中坤国际诗歌奖”的缺席演讲中,指出了当代汉语诗歌在过去以及现在遇到的困境。在北岛看来,四十年前的中国地下诗歌是“对中华古老文明的源头的回归,那就是诗歌的中国”。但四十年过去了,“四十年后的今天,汉语诗歌汉语诗歌再度危机四伏。……词与物,和当年的困境刚好相反,出现严重的脱节——词若游魂,无物可指可托,聚散离合,成为自生自灭的泡沫和无土繁殖的花草。诗歌与世界无关,与人类的苦难经验无关,因而失去命名的功能及精神向度。这甚至比四十年前的危机更可怕。”如果把三字诗也看作“地下诗歌”的话,它真的是还没有自己历史,真的是还没有展开自己的生命。它倒不是非要羡慕别人曾经创造过的历史,而是从中看到了一个在场者对当代诗歌衰变的无能为力的窘况。 鉴于此,“集诗应万首,物象遍曾题”该是我这个首席的三字诗人的使命。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3-7-3 18:54:11 序号:5895
^_^!
回复内容:
  三字诗浅说
首先要声明的是,我不是诗歌理论家,虽然我创造了三字诗,但对于它到底何以至此然,我还是讲不确切的,就像心、肝、肺长在自己身上,自己却讲不明白一样。在这里只能浅略地说一说关于三字诗的一些浅表性的东西,算作留下了一串石头,抛砖引玉,更深奥的东西,却只能等着真正的三字诗理论家的出现,或许才能真正说得明白的。三字诗,我是参考五、七言诗歌的叫法和三字诗本身的字数来命名的。其中的“言”字我没用,我怕容易混要,在汉语中,“言”字还有句子的意思。第一位三字诗理论探索者尔玉称它为“塔诗”,我看也可以,比较形象,他在《塔诗》(《上海《城市诗人》2011卷),一文中对这种命名也作了富有理由的解释,也算名正言顺了。至于它还会叫什么名字,我就不知道了。但我还是依然叫它是三字诗。
三字诗就是一首诗全篇只有三个字的诗歌文本,包括题目和内容,题目是一个字,内容是两个字。题目和内容不可上下颠倒,变成题目是两个字,内容是一个字的形式,即如北岛的诗歌《生活》网。北岛的这首诗虽然也只有三个字,但是它跟三字诗没有什么联系,不是我命名的三字诗诗形,评论家们对北岛这首诗最流行的说法是一字诗。不可混淆。三字诗是题目与内容的聚合体,是一整块的东西,其实也可以这么说,三字诗中的三个字全是内容。自然也不可把我的三字诗误叫做两字诗或二字诗。三字诗的读法即顺序是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书写也是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三字诗书写用的标点符号与隔字符号应在清晰、美观与直观和便于理解三字诗的情况下而定,不拘一格。三字诗对是否使用繁体字好还是简体字好不作要求,因为它毕竟字数少,即使使用繁体字进行书写也不会增加太多的阅读麻烦,就三个字,不会,查一下就完了,也许用繁体字书写三字诗,还会增强它的直观性和美观性呢,好处也许会有想象不到的多。三字诗的书写方式举例:
1: 岛
  根陆
2:《岛》
  根陆。
3:【岛】
  根陆。
4:《岛》根陆。
5:【岛】根陆。
三字诗是从新诗的身上分裂出来的。无论在形式上,还是在内容上,都有所表现。在这里,首先,我把新诗形式分成分行的和不分行的两种。分行的以现、当代诗歌为代表,不分行的以三字诗为代表。分行和不分行是新诗诗歌形式发展的两个对立面。由分行到不分行,或者由不分行到分行都是对立面的一种相互转化,分别决定着各自诗歌的面目,往大的说,也是决定着新诗的面貌。一方面,从横的角度讲,或者说是从空间上来讲,三字诗的不分行的形式,其实一直就潜藏在新诗的发展中,只是分行的诗歌,也就是现、当代诗歌盛行时,不分行的诗歌,也就是三字诗,便只能枕戈待旦了。这就像一株卉木,本应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在这里却是只开了一朵,单表了一枝,而另一朵却还在花干里。另一方面,从纵的角度讲,或者说是从时间的角度来理解,三字诗是对现、当代诗歌过分重视分行的一种反动、一种矫枉。分行的诗歌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必然地被不分行的诗歌所取代,反之亦然,这正是所谓盛极而衰,此一时、彼一时的道理。虽然三字诗与现、当代诗歌的外在形式看起来差别很大,但三字诗营养的母本到底还是新诗的传统,就是以现、当代诗歌为代表的传统,因为毕竟它在先嘛。新诗的现、当代诗歌传统全面地营养了三字诗,用它的花粉、它的落红。在这里,我举几个受到新诗的现、当代诗歌传统的启发而创作出来的一些三字诗的例子,就可以明白这一点。朦胧诗人北岛在《履历》一诗中有一句诗——“那从蝇眼中分裂的世界”,就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当然知道苍蝇是一种有一双复眼的昆虫,但“蝇眼”是“分裂”的这个意象却是非常新颖的,令我惊异,并且突然之间让我有一种能抓住世界的感觉,起码有一种能抓住苍蝇的感觉,当然是指诗意上的抓住了。于是这种小小的昆虫在我的三字诗里便有了一种可爱的感觉,成了我三字诗里的一个演员,频频地扮演着各种使人生发许多联想的角色,你注意看它的眼睛:【蝇】睛刈。【蝇】驳睛。【蝇】轮睛。【蝇】纶睛。【蝇】磔睛。【蝇】睛亿。(【蝇】睛亿。中的这个“亿”字,是我从上海城市诗人铁舞的长诗《击壤》中的“亿身桃树”这句诗中学来的,“亿”是一个表示数量的字,是一个非常大的数字,可以说是无限,在铁舞的诗里,这个数量词用作了动词,使自己分身千亿,变成桃树,真是太厉害了。用来表达蝇的复眼的数量,给人一种极限的感觉的,就得是这个“亿”字!这不,我就拿来用上了。非常到位,恰如其份,真真可以称得上是天衣无缝!这首诗是我最喜爱的三字诗之一。再没用上这个“亿”字之前,我不知道数词也会进入我的三字诗里,并且还有这么大的用场。难得诗人想得出来,用的出来,真的可以称得上是我的一字师了。后来我就琢磨这个“亿”字,真的在铁舞用它之前没出现过吗?突然心头一震,心上有点印象了,是不是“此生化作身千亿”?我就赶紧查电脑,原来是陆游诗里的一句话,整首诗是这样的,题目是《梅花绝句》:“闻道梅花坼晓风,雪堆遍满四山中。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我记错了,原来不是“此生化作身千亿”,而是“何方化得身千亿”!也许铁舞不是受它的启发而写出“亿身桃树”这句诗的,我想说的是,如果铁舞是受它的启发而写出“亿身桃树”这句诗的,这就说明任何一种诗歌的创作都自有它的继承与借鉴的源头。现、当代诗歌不例外,三字诗当然也不例外。何况,谁能说陆游的诗句“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不是点化柳宗元的“若为化得身千亿,散上峰头尽望乡”的诗意而来的呢?要知道陆游是宋代人,柳宗元是唐代人。这么说在古代诗歌创作中也不例外了,古亦有之啊。)还有朦胧诗人舒婷,她的《七月》诗中有这么两句诗,“听你的脚步在沙滩, 在空阶/在浮屿和暗礁之间迂回”,其中的“浮屿”难得她想的出来,我把“浮屿”当做内容,加上一个字的题目“岛”,就完成了一首三字诗【岛】浮屿。的写作。如果要我自己去想这个词语,不知要想多少年,还不一定能不能想得到呢。等等的这些例子,就非常能说明问题,没有无源之水,没有无本之木。中国和西方的古典诗歌以及西方的现代诗歌是新诗的现、当代诗歌的的源头和资源,自然也便是三字诗的源头和资源。美国诗人女帕拉斯有一首诗歌的题目是《盲蛛》,就是一个很具有启发性的意象,我据此而写出了【蛛】盲网。在她的题目的两个字“盲蛛”的头上加上一个“网”字就成了【网】盲蛛。这样的三字诗。不亦快哉!中国宋代诗人秦少游有一句诗是这样的,“雨砌堕危芳,风轩纳飞絮”,其中的“危”字,让我眼睛一亮,用得非常好,能警醒人,我把这个字用在三字诗里,陆续便有【日】危星。【心】危脏。【巢】危穴。【阴】危穴。【岛】危屿。等一系列的作品了。 “送君者皆自厓而返,君自此远矣。” (《庄子》),我们不能数典忘祖,在传统的长河中,情况就如北岛在《给父亲》一诗中所说的那样:“你召唤我成为儿子/我追随你成为父亲”。在这里,没有“胜利者”,也没有“失败者”,没有永远的“父亲”,也没有永远的“儿子”,有的是“典”,有的是“祖”,最终,却是尽归于了传统。
三字诗真的会配有这样好的命运吗?我不能确信。我守护着它的生,也许还将会守护着它的死。从 1993年到今天,三字诗从出生到成长,已经有十九年岁了,虽然已经“成人“了,但它依然还没有走向社会,只在我的身边打转,让我欢喜让我忧,欢喜的是有“女”在身边,忧的是什么时候能”嫁“出去啊。从1989年开始习诗,到1993年,是我诗歌创作的前期,所做的诗歌也都是分行式的,自我结集为《诗痕》,三十多首,潜藏着我诗歌跋涉的足迹。
有多行的,如《无题》:
二十二岁
冬天
太阳还是一个
窗玻璃照进光辉
从早晨到下午
上升的垂烟
断了又断
起风了
该是岁末
河冰连接着两岸
赤条条的流年
想的多
做的少
有四行的,如《假期》:
花四十天时间
买四十天依偎
数量繁多的鸣虫
避暑在故乡
有两行的,如《大连动物园观虎》
一千种情绪
能出来就好了
有一行的,如《嘴》:
把烟来对着
三字诗就是竭尽行数的情况下诞生了。1993年,那正是在营口师专毕业的时候。在送来的留言纪念册上,我毫不犹豫地题上了我的原始的三字诗【挥】一别。就三个字,以表达我依依惜别的感情,现在想来不觉有点汗颜,是不是不会说话啊。这种事再也不干了。也许【眼】泪淹。还行,但此时我们已经各自都回家了。从此我对分行诗歌的写作失去了兴趣,转而致力于三字诗的探索,但我对阅读其他体裁的诗歌的兴趣却依然不变,并且还会变本加厉,因为事物都是相对的,没有他们便显不出我们,正如没有太阳,怎么能知道地球的运动,两者之间应该是相反相成,相得益彰的。它们是三字诗永不枯竭的启示与借鉴资源,焉能弃之不顾。也许不知道会是那一天,我还会回到分行诗歌创作的老路上去的,那样的话,我的力量会更强大些,身边也会更热闹些,而现在,却只能是一个孤独的三字诗与一个孤独的三字诗人。美国诗人弗罗斯特在《不远也不深》一诗中说:
海滩附近的人们,
都只向一方凝视。
他们背对着陆地,
终日眺望着海洋。

每当有海舟驶离,
船身总翘出水面。
沙岸更湿如玻璃,
映出海鸥的立影。

陆上变化更多端;
然而真相都这般——
海水总冲向沙岸,
人们总眺望大海。

他们望不了多远,
他们望不了多深。
但是这岂能阻止,
他们向大海凝望?
(庄彦译)
诚哉斯言!
赋、比、兴是最古老的诗歌手法,也许也是最有效的诗歌手法。三字诗中也不乏运用这种古老的诗歌手法的例子。赋是基础,凡是诗歌文本,皆有叙述,皆有敷演。称一种诗歌文本是“赋”文本,是因为其中赋的成分多一些。比是用彼物喻此物的方法,如果此物不理解,理解了佊物,也就弄明白了此物。称一种诗歌文本为比文本,是因为此文本中比的手法用的多一些。兴是常表现为诗歌文本的氤氲和意味,是诗歌文本赋和比的目的,无兴的比文本和赋文本是不存在的。赋、比的手法的运用都比较明显的文本和复杂的 、多层次的比文本也可以称作立体文本。在此不揣浅陋,试举几个诗例浅析一下,权作投石。
【蝇】睛亿。
赋文本。苍蝇的眼睛是一种复眼的结构,说苍蝇有一亿只眼睛,是一种夸张的赋,一种夸张的叙述。那么兴得是一种什么样的意味呢?作为一个弱小的生物,如果不多长点眼睛,趋利避害的的机会和速度自然就会少些和慢些,这对它的生存我看不是什么好的事情。如果把题目换成“人”字,你就明白了这首诗的社会意味了,但如果这样,就成了说教,也就没有什么诗的味道了。
【岛】浮屿。
也是一个赋文本。“岛”、“屿”两个字是一个意思,都作“岛屿”来解释,但在诗中,“岛”字居前,“屿”字居后,位置不同,讲究就不一样了。 “岛”字凸显其形象性、清晰性一面,是实用,而“屿”字凸显的是其在结尾处的对“岛”的意思的说明性,阐释性的一面,视觉上具有模糊性,是虚用,我这里说的模糊性,不是指把它的作为字典意义的实质性内容模糊掉,而是指这种结构安排,对“屿”字在表达形象上采取了弱化的作用,与 “浮”字结合在一起来描述“岛”是一种什么样的岛屿,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即“岛”是“浮”的岛屿。如果伫立岸边,眺望远海浮动的岛屿,心有情上,便是兴已在焉。
【岛】轮扩。
是赋之笔。岛在扩张,扩大了面积,就是扩大了其孤独的轮廓。增大了也是“岛”,这夜更增加了其孤独的永恒性。是“岛”字不灭,而岛不灭,还是岛不灭,而“岛”字不灭?难道不是一颗孤独的“岛心”在扩张吗?兴已俱在矣。
【舟】海蛛。
比文本。“蛛”的运用就体现出比的手法了。把“舟”比作“蛛”,是明比,但更潜在的和更隐蔽的,而且是不容易看出来的,是同时也把“海”比作了“网”,这就是暗比了。“蛛”和“网”之间形象联系上的意味,就是“舟”和“海”之间形象联系上的意味。不直接说“舟、海”之间的瓜葛,而出之以“蛛、网”拟之,而“网”是暗藏的,是需要想象加进去的,没有这种想象,这首诗真正的意味也就出不来,也是无法体会的。苏轼的“小舟从此逝,江海度余生”多么洒脱,毫无顾忌,在他那里,“舟”和“海”是适应的,和谐的,感觉得出来,苏轼的小舟喜欢海。而在这首三字诗里,情况却不是这样,是相反的,海对于舟来说,是“舟”不愿面对和要逃脱的环境,是“舟”最终还要面对和最终也逃脱不了的环境。这种明比中有暗比的扩大的比文本就可以看做是立体的文本,多层次的文本,只是分析、感觉起来更复杂一些。
【海】网洋。【心】岛脏。
立体文本。“海”是什么什么的“洋”,是赋,“海”是“网”之“洋”,是比。“心”是什么什么的“脏”,是赋,“心”是“岛”之“脏”,是比。且兴均已在焉。赋比兴俱备,三维一体,故可称之为立体文本。
三字诗基本上是通过一个形象或是两个形象之间的联系来表达某种意味,这种文本的结构比较简单,这是一种简单的思想,面对复杂的世界,也许这正是它的不足之处。然而,现在的世界给我的观感也确是是零碎化的,不统一的。处在当下的世界,也确是有一种不稳定的感觉,没有顺序。正如诗人们所描绘的那样,“世界正在悄悄分离”(《角度》北斗),“人们向前走,在风中离散”(《击壤》铁舞)自然而然,体现在写作上,象’起、承、转、合”这样的老概念在我的思想里自然地也就跟着没了。弯弯转转的诗写不出来,就代之以片段化的文本。也许这是我的不幸,我走进了一条死胡同里了。鉴于此,“搜眼前景而深刻思之”(杨慎),“面壁十年图破壁”(周恩来), 就该是我的逾越策略了。
2012年3月18 日,北斗。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3-7-31 21:41:14 序号:6076
^_^!
回复内容:
  &nbsp;《缺少“汉字”,乃是中国新诗最大的先天病!》 &nbsp;
&nbsp; 北岛之所以值得尊敬,在于他始终是一个正直诚实的人(比如上文加粗那一段所显示的自省和坦诚),是一个矢志不移地“在写作中寻找方向”的人,一个在名满天下之后依然注重“炼字炼句”的人。&nbsp; &nbsp; “没有对传统更深刻的认知。这是中国当代诗歌根儿上的问题。不刨根问底,我们就不可能有长进”。这句话,是对百年新诗众多病症的本质洞察。这些病症的根源是什么呢?我打个比方:公元1917年前后,在古老的东方中国大地上,有一群中华武术的传人,在被西洋武术一次次爆头之后,痛定思痛要自变自强,于是,他们就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开创了一个新的武术流派,其诡异的招式如下:两腿扎一个[中式古典的马步],双手急速打出[西式现代的拳击]。&nbsp; &nbsp; 上文中的“中华武术”,指的就是中国古诗。而那个速成的“武术怪胎”,就是新诗。当前,中国诗歌的缺陷以及诗人的浮躁,都由来已久,缺陷是先天的,浮躁是继承来的。写作出现空白,并且持续多年,这绝对不是北岛一个人的偶然“中招”,而是百年来所有中国诗人[共有的基因缺陷]所导致的。只不过,在不同的诗人身上,这一缺陷会以不同的症状表现出来罢了。&nbsp; &nbsp; 字、词、句、篇,是汉语的基本构件(形态),也是汉诗的基本构件(形态)。现在的诗人,他们在写诗的时候,有多少人会考虑到“字词”的层面,尤其是“字”的层面?他们的那些回车分行垃圾,已然泄露了他们面对汉字时的浅薄和粗暴。作为象形文字的汉字,每一个字都有【音】【形】【义】三个维度,其中【音】和【义】还可以做多种变化。而这些,都被诗人们或多或少地遗忘了,无视了。&nbsp; &nbsp; 在20世纪的中国诗人中,恐怕只有顾城一人可称得上是【汉字的听众】。汉字的天籁之音,只有顾城那样的【天心】,才能听得清楚。但由于这个时代过于粗粝,这只【精致的耳朵】仅仅存在了37年就被毁了。&nbsp; &nbsp; 有人可能会说,在这个急速发展的时代,谁会“看”得那么细微呢?大家还不都是浮光掠影、看过即扔?如果按照这样的思路,那我们也可以这样来评判宇宙和人类啊:宇宙中的星体总是那样冷漠地运转着,人类作为无情宇宙的一部分,又何必讲神马多余的所谓[情感]?&nbsp; &nbsp; 人类应该毫无感情才是合理的?这难道不是天大的笑话吗!在我看来,宇宙的无情不能作为人类无情的依据,时代的粗暴同样不能作为诗人粗暴的理由。——只有当我们懂得了什么是[人],才能懂得什么是[汉字],什么是[诗]。&nbsp; &nbsp; “市场时代”云云,乃是内心虚弱的诗人们情急之下胡乱抓来盖在身上的遮羞布,一个公用的借口罢了。每一个时代当然都是不同的,其对诗歌所产生的具体影响(危害)当然也是不同的。我们不能因为[古代骑马很慢][现代坐车很快],所以就把汉字当作[可每日一换]的大白菜。如此草率对待“汉字”这一神奇的原料,只能说明一点:厨师们都很平庸。&nbsp; &nbsp; 本文所论,涉及面极大,只能先到此。以后再补充。最后,是一个小小的结论:在当前的诗歌快餐饕餮中,顾城其人已逝,唯留其诗,因而北岛及其诗歌尤其显得珍贵,更值得我们由衷尊重。&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 鬼谷空侯 2012、6、7
表情: 作者:游客 时间 2013-8-15 11:32:50 序号:6094
^_^!
回复内容:
  《三字诗》出版后记
三字诗的写作始于1993年,到如今已是二十个年头了。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如果不出现意外,当然是指我了,比如说我会半道死去或者因走投无路而放弃。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在写三字诗。那么这个过程自然还会继续持续下去,自然也就不会中断的了。这些诗或是写在特定的本子上,或是写在随手阅读的书籍的空白处。用五号的铅笔,笔迹深重。家兄的评价是“刀刻一般,像跟谁有仇似的”。他便用手摸起来,有凸凹不平之感。说“弄了二十年的诗,现在却一首都没有发表,却要写在书上,是怎么回事?”我说,“是啊、啊啊。。。。。。”的,便没有了下文。我们便互相看了看,他笑了,我也笑了。
如今,我却要出书了,而且是整本地发表。以以后比之以前,其前后之巨差为何如?春节期间,在母家逗留,以之告他。他又说,“那又卖给谁呢,谁买呢?。。。。。。现在出和五年之后出还有什么区别吗?”(是啊,卖给谁呢?但不出,卖都谈不上,又何谈买呢?)观其缓中带急、急中带缓的态度,始悟出局外与局内人自然的不同。便不答而了之。谁急谁不急谁知道,还是各自该干嘛干嘛去吧。
小车不倒尽管推。而我决意要出书,却是心中早已有的想法。然而真要等到实行的时候,心中却又不免颇费踌躇起来。就像自己养活的闺女,从小看到大,倒没有什么,一切都好。但等到要出嫁的时候,却总要不免担心起来——真能称人家的意吗?方方面面的?自然,我是没有姑娘的,有的只是三字诗。这种想法一直盘旋在我的心中,久久不肯散去。再加上做书的种种繁序,想起来自己却又应付不了,一堆的事情瘫在眼前。折磨得我是筋疲力尽,肚子老是疼。当然,我明白,这种时候,只能求救于诗家了,医家是没有用的。好在现在有人把这活给揽下了。
上海诗人铁舞,诗中前辈。几年前因诗相通,虽然诗路不一,但是都是为了诗,探索诗。倒也相安无事。承蒙他的看顾,曾在《城市诗人》杂志发表三字诗,露了一下脸。私下打探看者的反应,却是心下为之一沉,如临深渊。共曰:“这是诗歌的绝路啊。。。。。”看来这脸露的不好,丢丑了。而今诗人铁舞却把整个一本书的出版事宜给揽了下来,大家风范。犹如一只蜘蛛,面网不乱。其为诗、为人的诚挚令人感动。但愿这次露了大脸,却不要丢了大丑。哈哈。。。。。。
现在所谓的当代诗歌,在经过“Pass舒婷、打到北岛”之后,不见其盛,却见其衰。那些分行的诗歌,已不如流行歌曲的歌词,思忖起来令人心惊。三字诗非当代诗歌的写作路数,它的取径是否也会难免上述的运命呢?虽然人说“人看其小,”但现在下结论还过早。只能且看它是否有出息,往好地方长了。
走过人生走不过诗。我们总以为抓到了它美丽的身躯,到最后却不过是它的影子,甚至连影子都不是。但这却并没有改变我们的信念,因为它总有一种让人萦绕的魅力,千百年了,连绵不绝,“一场幽梦与谁近,千古情人我独痴。”如果真像诗人铁舞所描述的那样“新诗的第一个晚期已经到来。而三字诗便是其中的一种标志。”,那我在其中感到的倒不是没落,而是一种悲壮。并且还会念念有词,吟诵着北岛的诗句,“我走得更远 / 沿着一个虚词拐弯 / 和鬼魂们一起 / 在歧路迎接日落”。
诗人铁舞,至今也未曾谋面。但做的事,却是实实在在,看得见摸得着。帮助我策划出版《三字诗》集,就是一个例证。“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在此对诗人表示诚挚的谢意!
此记。
荆洪权
2013年2月16日

 
表情
插入
上传
内容
  请注意:本论坛设置游客不能发帖子。回复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