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注册会员 登陆论坛 搜索帖子 最新帖子 最热帖子 风数文化 真亮心情 陆新瑾诗歌
 
论坛首页某某某佳作 → 当前帖子
 
题目:储有明:张宏魔幻写实主义油画的艺术魅力 回复: 0 浏览: 1539
^_^!
表情: 作者:储有明 时间 2017-8-1 21:23:49 序号:7690
 
  张宏魔幻写实主义油画的艺术魅力

撰文/储有明

张宏魔幻写实主义油画代表作之一:石库门


一.罗中立《父亲》与学院派油画的写实主义倾向

1981年新年伊始,当四川美院青年油画家罗中立创作的巨幅肖像油画《父亲》,刊登在当时国内最具权威地位的《美术》杂志的封面上时,他那维妙维肖、纤毫毕现、近乎照相的写实风格,给拨乱返正初期,仍被“红、光、亮”牢笼的国内画坛以极大的震撼,并由此奏响了中国学院派油画写实主义道路的主旋律;包括靳尚谊、詹建俊、杨飞云、何多苓、艾轩、冷军、徐芒耀、张宏等在内的一大批写实主义油画家也由此应运而生。

油画《父亲》从创作技法和技巧上具有西方照相写实主义的精细和精微,画家摄取了历经“文革”动乱、中国农村忧患余生的一位普通老农瞬间的定格形象:他饱经风霜的黔黑色的脸上,布满了锋刃般蚀刻的皱纹,那是岁月的沧桑、多难的人生所留下的辙印。然而,当我们在社会学、伦理学的宏大背景下审视《父亲》时,我们的思维将会不由自主地穿越这定格的瞬间,追索那逝去的岁月,拷问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翻身当家做主人的农民——我们的父辈,仍不能摆脱天灾人祸的历刧磨难。

油画《父亲》对改革开放初期的大陆画坛所形成的巨大震撼力和非同凡响的艺术魅力,不仅仅在于它破天荒第一次地在大陆画坛上借鉴了西方超级写实主义绘画的技法和技巧,实行“拿来主义”,以特写式的巨幅画面和宏伟构图,精细入微、入木三分地刻划了一位老农的逼真形象,具有真实地再现生活的审美价值;更在于它所蕴蓄的深刻内涵,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整个民族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内所经历的磨难,从而使作品具有还原生活本真、揭示生活本质和彰显人文关怀的社会学和伦理学的价值意义。也因此,《父亲》当之无愧地成为了中国当代油画艺术史上肖像画作品的里程碑。

二.我国写实主义油画在全球化语境中的歧变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画坛,面临着西方各种现代流派和艺术思潮决堤般涌入的蔚为壮观的场景。在全球化的语境中,中国的视觉艺术领域,正在经历一次影响深远的、从古典形态转向现代形态的剧烈巨变。一方面,由罗中立《父亲》掀起的写实主义飓风方兴未艾,越来越多训练有素的学院派艺术家,得心应手地运用写实主义的技法和技巧,在“华山一条路”的狭隘藩篱中创作出大量技巧娴熟、造型精准的写实主义油画作品;另一方面,各种标榜西方表现主义、抽象主义的油画作品,在国内画坛次第呈现。影响所及,连国内写实主义油画的“始作俑者”罗中立,也摈弃了驾轻就熟的写实主义技法和技巧,转舵从事起人物形象极度夸张变形的玩世现代主义艺术来。

在这种情况下,毕业于上海华东师大艺术系的中年油画家张宏,独辟蹊径地在写实主义油画创作的主旋律中,有机地融入了西方现代主义艺术的创作理念,通过时空穿越,以冷峻的哲学反思,现代的构成观念,变奏出魔幻般的超级写实主义绘画作品。

张宏的超级写实主义绘画作品,具有用笔讲究,有力度感;色彩还原逼真,用色单纯而强烈;通过明暗对比,特别是侧光处理,增强体积感;人物形象造型精准、人物神态细致入微的艺术特点。早在艺术院校攻读期间,张宏就在名师的耳提面命下,接受过严格的素描写生和色彩造型等一系列基本功训练,从而奠定了他从事古典主义油画艺术创作的扎实基础;特别是肖像画创作,不仅神情毕肖、栩栩如生,而且精细到连一根发丝也毫厘不爽,几乎臻于可以乱真的艺术境地。如他创作的肖像油画《虔诚》,以特写镜头表现一位藏族老年女信徒,双手正虔诚地擎起一柄铜锡经轮;似在祝祷,似在祈求。她眉头紧锁,似乎在煞费苦心地思索着藏传佛教那难以索解的奥赜;她两眼惶恐,仿佛被某种不可企及的神秘力量所震慑。时间的年轮、岁月的风霜,在她的脸上特别是额间镂刻下深深的辙痕;她长期曝晒在高原的烈日下,头发被灼烤成枯萎的苍白色,瞳仁被灼烤成焦黄色;她脸色黧黑,尽管容颜沧桑衰老,但对神秘力量的敬畏与膜拜却在茫然中与日倶增。画家精细的笔触把人物脸部和指间的每一道细微的皱纹,乃至羊毛衣领的每一丝茸毛都描摩得栩栩如生,丝丝入扣;在艺术技巧的精细度方面,与罗中立的《父亲》相呼应,在中国当代学院派写实主义油画的艺坛上前后辉映,各擅胜场,堪称双璧。

当张宏伫立在新的艺术视点上,重新审视中国现当代油画写实主义传统的发展轨迹时,当张宏决心在油画创作的艺术实践中,以现代观念冲击传统观念时,一种锐意求新的文化价值追求,以及渴望走向现代、接轨世界的认同观,启迪他通过理性参与,在艺术技巧上以符合写实主义传统准则的艺术造型,在创作手法上以梦境般荒诞的画面和场景,在表现形式上以色彩真实还原和色彩翳层的视觉碰撞,在思想内涵上以穿越时空的宏观视野形成强烈的视觉张力;画家正是通过对自己“生活在其中”的现实的关注,才能以深邃的生命体验和哲理思维,在艺术上消融了写实主义再现手法的严谨与超现实主义表现手法的虚妄,表现出了对艺术文化价值的不懈追求。

三.张宏魔幻写实主义油画的艺术魅力

张宏的魔幻写实主义绘画作品,在艺术上以高度逼真的写实技巧,以及符合古典写实主义传统准则的造型和色彩处理,直接表现社会生活的纷繁画面;在思想内涵和哲学层面上则借用西方现代主义的思维手段和创作模式,在画面上通过局部的写实与整体的荒诞,使作品成为哲学反思与艺术反叛的混合物,从而在创作方法上形成写实主义表现手法与“穿越”式观念语言的鲜明对比,以题材上的社会意义、观念上的哲理倾向、形式上的魔幻写实主义这样一种全新的视觉样式呈现于当今画坛。

1.具有穿越时空,涵盖“过去、现在、未来”的深刻内蕴

张宏的魔幻写实主义绘画作品,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与古典写实主义绘画作品截然不同的文化视野;它以特殊的时空意识与传统艺术观念揖别,以意义的穿越,决破了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时间界限,具有艺术时空在写实中穿越的魅力。纵观中国现代美术史,几乎所有的写实主义绘画作品,都是生活中某一特定时刻、特定场景和特定人物的瞬间定格显现;而张宏却着力于表现高、宽、深三度空间之外的时间和空间观念,一定程度上借鉴了壁画艺术的构成原理,通过类似“拼贴”的艺术效果,把时间和空间进行分解撕裂,把生活中发生在不同时间段的那些人物、那些零星瑣碎的事物和场景,按画家的主观理念、按作品的题材和主题,进行重新组装和拼接,在画面上组成对立、欹倾乃至不平衡的结构,以超逸世俗的审美认知来构建艺术的新形态、新秩序;从而在观者的主观臆想中产生撕裂感和强烈的张力,刺激观者的思维穿越时空,在过去、现在和将来之间穿梭巡逡,在一个“多时态”混合的时间意识中,对时空进行多层次的复式表现。

“石库门”是老上海文化风貌中最具时代和地域符号意义的民居建筑。当张宏把艺术创作的目光,投射到这历经岁月沧桑的老房子时,他从现而今窳败屺頽的断垣残壁中,看到的是百年前曾经的辉煌、曾经的“繁华競逐”:十里洋场趾高气扬的英法帝国主义殖民者、逊清皇朝昙花一现的贵妇、穿旗袍的民国摩登女郞……他(她)们作为石库门民居在不同历史阶段中的匆匆过客,与前景中的21世纪新女性,形成了三个不同的时间层次和历史层面。画家通过在石库门这一相同空间内的时间错位,把原先以绝对时间而次第存在着的殖民者、逊清贵妇、民国女子以及21世纪少女,各自从单一的、线性的历史逻辑中剝离出来,以历史断片化的叙述方式,凝聚到此在性的时间状态中,使他(她)们穿越般地并置在同一个画面之中,具有超越时间和空间的永恒感,使观众产生恍若隔世的沧桑之感;从而在独特的时空艺术关系中,构建起作品自身的文化逻辑,形成一定的视觉冲击力。

此外,《石库门》这幅作品的视觉强度,还体现在其高度的写实性。画家以维妙维肖的画笔,精细刻划了前景中的主体人物——时尚少女那精准的造型:纤细袅娜的身姿,飘逸而下垂的长发,靚丽、青春而微微仰起的脸颊,露脐装,“迷你”超短牛仔热褲,时尚凉鞋,LV包……她正翩翩而来,像一股时尚潮流的流行之风,扑入眼帘;却在不经意间,把“过气”的流行远远地抛在身后。当她迈着轻倩的步伐,凌波似地从苍老的石库门麻条石门槛上移步而下时,一只神秘的手从后面有力地拽住她……从而在观众的思维中留下诸多悬念;在看似平静的画面下,似乎潜伏着画家内心剧烈的躁动与惊悚。

2. 具有色彩对比、形象对峙、梦幻与现实剧烈撞击的视觉张力

张宏的魔幻写实主义绘画作品,在表现形式上善于通过色彩的对比和撞击来形成视觉张力。以《石库门》为例,背景中那些湮没在岁月漂粉和时光尘埃中的历史人物:那是上海开埠之初,租界内的洋人殖民统治者;那是清代末年蛰居在石库门民居内的盛装贵妇;那是民国年间“月份牌”上摩登的旗袍女子……这些蒙上色彩翳层的梦幻般的人物,不仅在时空上与21世纪的时尚少女形成三个不同的历史阶段、三个不同的时间层次,而且在色彩上也与前景中的少女形成鲜明的对比。历史人物在色彩上通过虚化处理,使原本艳丽的装束被笼罩上了一层岁月的漂粉和翳层,她们仿佛是穿越了厚重的历史帷幕,倏忽出现在观众面前的。从而使历史人物暗淡的色彩,与前景中时尚少女靚丽的色彩,在激烈的撞击中产生强烈的视觉张力。

张宏的魔幻写实主义绘画作品,善于借助生活中不同时间过程中的客观物象(包括人物、事物、物品等),通过“美”与“丑”、“清”与“浊”、“虚”与“实”……的并置与对峙,在同一幅画面中凭藉时间错位,使人物、事件、物品臻于全新的空间状态。在画面的总体设计和人物背景的安排上,打破了写实主义绘画正常的透视关系,形成十分强烈的现代感。如他创作的《时光易逝》,画面前景中妙龄少女那美丽、纤细而富有弹性的胴体,作为实像,与背景中作为虚像的老妇,那憔悴、枯槁、苍老、消瘦的躯体形成强烈的对比。少女与老妇,分别作为实像与虚像的时空差异,并置在同一幅画面上,都以相互在场的方式而彼此存在;老妇是少女的未来,少女是老妇的过去。她们在相互替代和补充的互生关系中,构建了一个多时态、多重事物共存的世界;从而强化出人类关于生命思考、关于青春与迟暮乃至衰老的主题;启迪观众对过去、现在和未来作进一步的深入思考,进而体验到多时态的不同感受。

张宏的魔幻写实主义绘画作品,善于利用微妙的绘画元素,创造出实际上并不存在或人眼无法看到的现实幻觉,包括社会、文化、道德和情感等主题要素都可以作为视觉错位的扩展。如他创作的《婚姻》,把社会现实中真实存在的一位“毛脚女婿”从恋爱到步入婚姻殿堂,包括拍婚纱照、领结婚证,甚至可能遭逢的婚变等一应过程全部浓缩在一个画面中,不仅信息量高度集中,而且在时空上把不同时间阶段、不同空间范围内的一个个婚恋场景,按“毛脚女婿”主观意识的流动次第呈现,甚至包括臆想中的婚变和“七年之痒”。“毛脚女婿”作为实景中的人物,以写实主义的技法精细描摩,丝丝入扣。他左手提一个LV奢侈品包袋,这是他角色的象征,在婚恋中他永远是女友(或妻子)“买买买”过程中的付款者或“埋单”人,以及在女友(或妻子)“扫街”后满载而归的“拎包人”。他的右手持颐,似在遐思,似在缅想;他憧憬着有朝一日能与相爱的人步入神圣的婚姻殿堂,却又不得不陷入“七年之痒”的莫名恐惧之中。画面中的虚景,包括叆叇白云中翩翩起舞的天使女神,肩上长翅膀的安祺儿“丘比特”,身穿婚纱礼服、从镜框中走出来的如花宝眷;乃至撕裂成两半、业已褪色的婚纱照……画面上所有的虚景和虚像,似乎都随着前景中主体人物——“毛脚女婿”的意识流次第展开和呈现,形成一条完整的“婚恋意识链”,把现实观念与本能、潜意识及梦的经验相糅合,反映了画家洞悉社会、洞察人物心理特征的敏锐。当现今社会婚恋模式中的寻常事件,被画家挪用为艺术话语后,他们在画家所设定的语境中,会以完全“陌生化”的方式出场,从而增加了读者感知的难度和理解的时延;这种基于既往的艺术经验而特有的距离感,有可能剌激观众的想像力,形成画面意蕴的多极化状态,启迪观者对社会人生加以思考和抨击。

3. 具有针砭时弊,宏扬核心价值观,传递正能量的哲理启迪

张宏的魔幻写实主义绘画作品,在娴熟地运用写实主义的绘画语言的同时,蕴含着画家对现实的揭示、对观点的探求、对哲学的沉思,从中折射出时代灵魂的生命状态,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审视生活、观照人生的全新视角。尽管画家是以冷峻的哲理思维来营构画面的,但其画笔却流淌着与人类命运共悲欢的热血;唯其如此,才使得其作品在写实主义的框架下,展示出全然不同的精神内涵;也使得其作品所蕴含的文化容量,在某种程度上大于其所承载的美学容量。
张宏的魔幻写实主义绘画作品,是在西方现代主义艺术的启迪下,对传统写实桎梏的超越;即对画面所描绘和反映的客观现实的超越。那是一种从对物理现实的再现,转向对心理现实(比如梦境)的表现;强调梦幻与现实的统一,把青春与迟暮、生与死、梦境与现实绾合在一起,具有神秘、怪异、荒诞的特点。画家一方面在局部的写实中恪遵照相写实主义的精细与精准,另一方面却通过画面整体的荒诞,来潜藏其不同凡响的审美判断和价值标准。画家尽情放纵其艺术思维和想像的翅膀,让画笔纵横驰骋、腾天潜渊,穿梭巡逡在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三度空间之间,把观众的思维引入到一个神奇魔幻的场景之中。在看似荒唐的语境中,把身边发生的寻常事,延伸为一种具有反思性主题的作品。画家成功地通过画面,把一个由各种不同的物(包括人物和事物)及其相互之间的关系所构成的世界,转换成当代人精神隐喻的假定方式。作品贯穿了画家关于人生观和价值观的哲理思考;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画家对世界、对人生独特的感觉和认知方法,以及不断寻求适合当代社会需求的意义模式。

张宏的魔幻写实主义作品《摸》,以理性思索的画笔为我们构建了一个陌生化的世界,把商贾、少女……诸色人等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摸着石头过河的迷惘和悽惶的心态描摩得入木三分。潮起潮涌,浪淘尽商海多少风流人物;画面上方西装革履的商人在浪峰上随波逐流地飘浮,似乎难以主宰自己的命运。人欲横流,自上而下飘落的美钞,不啻罪恶的源头;肩背奢侈品LV皮包的摩登女郞,在拜金主义的欲望深渊里沉沦,逐渐迷失了自我。而作为画面主体,居画面中部下方被红丝巾蒙住双睛的白衣少女,在矇瞳中正寻寻觅觅;她在摸索,她在探求,希冀通过自己的努力,摆脱绳索的覊绊,抵达理想的彼岸……作品的精神取向,是对灵魂状态的直接显现;一定程度上揭示出时代社会心理的复杂矛盾,流露出画家对现实生活中负能量的忧虑与不安,具有现实的针对性和痛砭性;既是对后工业时代人性异化的反叛,又是对现实生活中污浊感的净化,具有一定的文化批评意识和张力。

张宏的魔幻写实主义绘画作品,具有严谨的形式感,他以细腻的写实手法、抽象的理性思维,通过具象的表现手法与梦幻情境的巧妙嵌合,臻于虚实交融,既具体形象又模糊梦幻的艺术境界,是对艺术真实的深层次求索和表现。它是在当下全球化语境中,作为学院派写实主义绘画艺术家的张宏,对自身绘画语言的一次成功的革新与探索,以及对自身角色的一次成功的身份转换。通过与后现代主义艺术精粹的融合,张宏在娴熟地运用古典主义传统技法和技巧的基础上,在新的文化格局中,以魔幻写实主义这样一种全新的艺术语言,在抒张自我个性、宣泄内心情绪的同时,进而揭示出生活的本真、人性的本真,从而承载起现代人的思维,现代人的观念和现代人的情结。

张宏的魔幻写实主义绘画作品,以强烈的现代意识、鲜明的艺术个性和细致入微的写实技巧,在当今中国油画艺坛,特别是学院派写实主义绘画创作群体中独树一帜,具有撼人心魄的艺术魅力。他在创作题材和艺术观念上所表现出来的挑战性,在某种程度上昭示着:张宏的魔幻写实主义绘画作品,在当下艺术流派纷繁的画坛,已然毫无疑问地获得了应有的价值确认,并具备了与世界艺术进行直接对话的可能性。

没有回复帖子
 
表情
插入
上传
内容
  请注意:本论坛设置游客不能发帖子。回复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