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注册会员 登陆论坛 搜索帖子 最新帖子 最热帖子 风数文化 真亮心情 陆新瑾诗歌
 
论坛首页诗歌展示栏 → 当前帖子
 
题目:钱涛:名山留痕 (十一首) 回复: 0 浏览: 1436
^_^!
表情: 作者:钱涛 时间 2018-3-22 1:01:19 序号:7752
 
  名山留痕 (十一首)

钱涛/诗

《五台山的星云》

携来这片星云
是一双怎样多情的手?

置于五台山巅
是为了浸润几许佛意?

踏破荦确山石
仰望金碧佛顶
是云团般的众生吧

山门洞开烟云弥漫
那些发光的精灵
是历史的脚步磨亮的吧

把这只童年的小瓶打开
放下一篇萤火闪烁的童话
向着满天星空遥祭


《峨嵋山的雪》

金顶
粲然于峨嵋山巅
佛光庄严于斯

雪霁之后
无数白云迷漫其下
莲花般托住
万年痴情

片片白雪的残梦
凝固许多逝去的日子

膜拜的勇气
首先要穿越
高处不胜寒的哲理

攀上金顶才发现
谁都只想在佛光里
将一个雪晨带回

沒有人执意
偷渡苦海


《黄山的雾》

黄山的雾绝对是一种道具
天穹那么大,如果没有一点间隔
人世的殿堂便会一览无余
绝无余味供人品咂
绝无奇趣供人赏玩

黄山的石级铭刻着岁月
生命感应平缓抑或陡峻
眼的余光在雾际游弋
天都莲花都是一些生活背景
用雄浑抑或奇秀为行程壮色
进入一线天便获得一点心悸的警示
七上八下的雾气里飓风冷雨的乐奏
震慑我孤独无助的魂魄

黄山松永是我的恋人形象
我用目之明视心之奔突
用微微颤抖的十指吻她的容貌
吻她的语言吻她生长千年的深褐肌肤
被爱灼热的歌声逼仄大雾的迷蒙

石级一层一层开始明朗成通道
在凌驾光明顶的一刻,感觉
雾散日开,黄山
写满了绮丽隽美的诗句
而天都莲花的超级豪宅之门
在风雨的另一边,正
一扇一扇为我洞开


《雁荡山的绿》

一万个延绵的绿色之梦
衔来一千年“花村鸟山”的传说

千万块翡翠铺出的山径
如扬飞的千百条美丽楹联
编织浑厚的雁荡山情节
凉快了我燥热而憔悴的诗行

大小龙湫是群雁的和声
在山崖飞出白练似的歌吟
幻化径流不息的浅绿瀑影
双眸从此远离荒漠的日子

十八寺的梵音在烟雨中明灭
观音洞飞度的青云之梯
蜿蜒无数生命的呢喃
谢灵运贯休徐霞客的名字
在翠绿的峰间冉冉而行

我从他们潇洒的情思间
信手拾掇钟灵毓秀的晨昏
春夏秋冬都涂上这片绿叶
永恒了生命鲜嫩的季节长廊


《三清山的石栈》

青青之巅,隔岸
就是大海吧
山脚的每双瞳人
都有西海岸的
云雾在飘

层峦叠嶂,险坡深谷
看缆车攀援着风,拂动
三清山的一个微笑

石栈在蛇蚁间穿梭
脚印却无法与
花岗岩的尖利亲昵

只剩下心之魅了
在旋转的葱茏间发飙
将千万个亿万个
有个性的棱角
一寸一寸深深锲入

石梯和叶脉,蜿蜒成
一架绿色天梯
将三清揽在怀里

蜿蜒的石栈间
那是一只负重的鹰吧
张开的双翼
是匍匐着,还是
在飞翔?

栈道尽头
云海雾海缠绕
双耳终于掬着
海边那一声天鸡

《五指山的木栈》

木栈蜿蜒,任五指山
驱尽满天阴霾
万泉河的琼浆
灌溉了天涯海角

高树参天,万籁清悦
林泉潺潺,好鸟啭嘤
栈道弯弯深处
无尽的芳草仙姝
披覆一颗硕大的翡翠绿
稀有的沙椤点缀成
五指的精彩文眼

架木以为栈是为了
沟通昨天今天和明天
供无数过往脚印啜饮
拾掇一路坎坷
踩平成堆乱石
采撷山头朵朵云彩
让心端坐其中


《天山的大峡谷》

人进峡谷
天色却倦了
沉沉的山梁默立两厢
长长的沙谷满地质疑

天色倦了
童心却走进旺季
穿过漫长通道的季风
一层一层剥出艺术的剪影

一片山岩的骨骼上
赳然站立十亿年的分量
赭红色的石壁布满
月亮醉红的眼神

一列运载神秘的专列
拉着无数奇形怪状的梦幻
仅用一个时辰的脚力
趔趄着从东疆走到西疆


《井冈山的竹涛》

五百里井岗,竹声如涛。——题记

这种声音,是翠绿深处
刮起的阵阵旋风
在竹枝密密的间隔里穿行
将一类充满渴望的语言
在新笋尖上传来递去
风里雨里响成一片庄严的宣言

从山麓到远处的旷野
都能觉着那种如血的奔涌了
似有许多烧沸的心奔突其中
在无边贫瘠里呼唤奇异的丰饶
之后,虽有野火噬咬的痕迹
有过几片焦黄的插页
但这种声音已弥漫家园
年年岁岁净化一方乡土

众山之谷会再度归于沉寂
竹涛声声,永远是
一曲悲壮的歌音


《天目山的古木》

走进一部绿色辞典
令再贫乏的目光也闪烁智慧

物竞天择的哲学含义生长
柳杉古柏参天合抱的神话
浓密枝柯在交错摇曳里
一起融进冥冥天籁的乐章

许多植物学名词的暗示
把蝴蝶鸣鸟们留给摄影
满心绿涛撞响满耳梵音
每一种禅悟翻动一页玄学

细读颓圮古道留下的插页
很多义项埋于厚厚的腐叶
昭示自然学的块垒和算计

抬眼高树隙间的一丝天光
心灵深处尽是风声雨声


《莫干山的传说》

越地翠竹里有楚歌在走
满耳都是隔宿的风声雨声
从莫家村走出的眉间尺的头颅
咬着历史呜咽了数千年

剑池嶙峋的骨架上
磨亮叱咤风云的绝响
母性的血脉浸透剑魂
雄性的精英铸就刀锋

莫邪干将横扫千古江山
化作满山清凉的竹簧
剑池淬火后的一脉清水
流淌泠泠淙淙的华夏音响


《武夷山的废都》

闽越王国,汉高祖时分封的属国。九十一年后,第四代国王反汉,武帝发兵灭之。《史记》留有闽越国史的一鳞半爪。——题记

阴阴的闽南风和着细雨
一丝一丝刮进历史深处
所有的声浪和鼻息都是太史公
在长安街头闲逛时风闻的感觉

闽南那个遥远山坳
只该出产山水风光
宫殿朝堂城门烽火台一类
在长安敏感的神经末梢挂着

闽越王浴池曾奢华过的焦土上
燃烧过汉武帝震怒的眼火心火
四面山梁的陡坡上,落寞的
蝴蝶停于千年的那朵花上

翩翩翅膀闪动百姓的泪水
还有落难妃子黑色的残梦
野花野藤野树丛中的越王城
将九十一年断代史藏之昏穴

风雨把二千年酿造的史料
过滤为旧址中央那口古井
在一个清明时日喷涌出
那么多現代人的酽酽相思

没有回复帖子
 
表情
插入
上传
内容
  请注意:本论坛设置游客不能发帖子。回复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