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注册会员 登陆论坛 搜索帖子 最新帖子 最热帖子 风数文化 真亮心情 陆新瑾诗歌
 
论坛首页诗歌展示栏 → 当前帖子
 
题目:钱涛:名楼名园(十首) 回复: 0 浏览: 1408
^_^!
表情: 作者:钱涛 时间 2018-5-22 19:18:01 序号:7767
 
  名楼名园(十首)

钱涛/诗

黄鹤楼

千古一楼
顺江而下,溯流而上

黄鹤杳然,时空已然老去?
古人那对玄幻的翅膀
在远远的烟波里
浮沉明灭

那声远逝的啼鸣
听来格外清越
积淀成一个民族
庄重的文化图腾

时空未老——
烟花三月,芳草晴川

黄鹤声声掠过江面
每一声吴语川音
都很悦耳

岳阳楼

登斯楼也,只是
为了一种体验

浩浩荡荡,横无际涯
这个定格,没有
超越范氏博大的视野

揽胜后,许多人
把宠辱偕忘的词句
挂诸楼角,潇洒地
走出《岳阳楼记》

我却久久站立成
微斯人,吾谁与归
问号之后的问号

诗人先忧后乐的吟咏
在后人的书法雕屏间
涌动无限怅然


滕王阁

翼轸之下
名楼安在?

长天秋水色泽已淡
落霞和孤鹜的影子里
走远了唱晚的渔歌

南来北往的杂沓
惊起衡阳雁阵
丰富的唳叫声
一茬茬挂满楼角

雕甍红檐依旧
不坠的青云之志
只被悬成一种标志

许多新赋沉醉其中
滕王阁上的酬唱
弥漫着时尚,自然
不是王勃的那一声


蓬莱阁

东土尽头的一点灵光
幻化为
飞檐雕梁的千年俯瞰

碧海深处的细浪
揣着渴望印满苍苔
隐约的海市蜃楼
总是一声沉重的叹息

听无尽的拍岸惊涛
在阁下飞溅万重泪滴

当红墙绿树永恒为
海的留影,千古一楼
才揖别久远的期盼

八咏楼

缠着婺州的云
从南朝沈约的咏叹里
飘飘荡荡千古风流

婺江的雾聚了又散
楼头的梦醒了又醉
这千年的风骚,却
却深锁一个“愁”

茫茫九峰下
悠远的蹄声里,走着
李白易安居士的魂
隐隐绰绰里鹧鸪声声
失声的啼血咽了歌喉

而今我来
吟咏楼头高悬的日月
将江城的千古余韵
全酿了新酒

沈园

残垣早积满尘埃的气息
被文学修饰过的古木
还是陆游的那株宫墙柳

东风恶过后世界鲜嫩不起来
愁绪从诗人消瘦的脸颊下滑
厚积成满地的古老黄花

那么多文笔从上面走过
却只在疼痛的凤头钗上
叩留几道酸涩的牙印

为什么不在酥手相携的桥畔
留住把盏共饮的美丽
让瞬间缱绻化作了永恒?

拙政园

清明,在芭蕉荷叶
碧绿的深处
听细雨霏霏

韵脚延绵,径直
走进文征明笔端
遥远的那一声

惹得竹坞松岗梅亭
拨弄一池春水
在堂榭间风骚不已

难觅灌园鬻蔬初衷
与谁同住?只待放晴后
携来清风明月

雨帘深深,拙者安在?
官宦、商贾、军旅
情怀各异,早随风飘絮

推开东园的影壁
明清的烟云
扑面而来,须臾散去


紫园
——旺川境内,有一处朱熹留下的园林,名为紫园。

推开普通徽居的一扇边门
惊现一处古园林的绰约风姿
朱子早隐身于历史的脊背
谁料还有一道手制的屏风

翠峰下的那处古亭后
是否刻着他风尘仆仆的“书岩”?
在中央半亩方塘徘徊的
却是一片仿宋的日光云影

锦绣胸怀何必藏掖在
身后深深的暗墙拐角?
满腹经纶还需跌跌撞撞
在古老照壁后寻找出口?

一个紫色梦境轻轻盖住
从白鹿岳麓走出的疲惫足印
一道斜阳正插入平静的水面
有微澜从许多清澈目光里荡起


古漪园

踩过大清废墟
斑驳杂离的瓦砾声
归去来兮,浴那片
绿竹猗旖的风

脂粉味太重,嘉靖而下
把过度荒诞掷于鹅池
早熏蔫了百代看客

惊魂里一声鸟鸣
由荷丛深处裂帛而出
有双鱼从鸳鸯湖
扑啦啦翻卷白练,迎
南翔而归的鹤

白云悠悠,绿风依旧
浆洗过了,石舫水榭
古朴素雅若此


圆明园

早已不是帝王
至治至明的代名词
构想丰富的内涵
被焚烧成片片断壁残垣
数千年修炼的魂灵
随血荡尽,凝固成
残物狰狞的线条
百年后排列成一串
断代史卷前的省略号
每一个小黑点都滴出
悲愤的泪,涌动于
现代中国的门口
供人回眸沉思

没有回复帖子
 
表情
插入
上传
内容
  请注意:本论坛设置游客不能发帖子。回复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