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注册会员 登陆论坛 搜索帖子 最新帖子 最热帖子 风数文化 真亮心情 陆新瑾诗歌
 
论坛首页某某某佳作 → 当前帖子
 
题目:储有明:舒伯展—海派文人画的回归 回复: 1 浏览: 1177
^_^!
表情: 作者:储有明 时间 2018-10-8 21:24:58 序号:7862
 
  舒伯展:海派文人画的回归

撰文/儲有明

上海是诞生海派书画艺术的摇篮。十九世纪中后期以迄二十世纪初,“三熊四任”以及蒲伯英、虚谷、钱慧安、吴昌硕等一代中国画艺术大师,在东西方文化激烈碰撞的上海滩,通过全面继承以郑板桥为代表的“扬州八怪”文人画创作传统,并合理吸收西方绘画的有机因子,适当融入十里洋场商业社会的世俗成分,开创了在中国近代绘画发展史上据有十分重要地位的海派文人画。

步入二十一世纪的上海中国画坛,云蒸霞蔚,俊彩星驰,蔚为大观;呈现出艺术语言多元并呈的繁荣繁华发展态势。一方面,不再满足于传统中国画固有表现理念、表现程式和表现技巧的新锐画家,在水墨语言的创新上作了多方面不倦的探索和努力;另一方面,固守笔墨规范,仍在传统中国画领域内默默耕耘的画家,通过对历经千年锤炼的文人画笔墨艺术的继承与革新,以骄人的创作实绩,显示了传统中国画在当下全球化语境中,依旧拥有巨大的艺术生命力和历久弥新的创作魅力。

作为海派文人画家的舒伯展,是已故海派中国画艺术大师張大壮先生的入室弟子。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張大壮以擅画“恽(南田)派”写意花卉而蜚声海上艺坛。自五六十年代以迄八十年代初,張大壮更是以“豪放而不离原形,夸张而不背法度”的大写意文人画而雄视海上画坛。張大壮挚友、驰誉全国的美术评论家邵洛羊先生曾这样评骘:大壮先生作画全凭笔墨驰骋,配色新颕,无骨而丘;运用墨色如风行水面,清灵非凡,自然成文。

舒伯展在全面继承乃师风范的基础上,又上溯乡先贤、清代“扬州八怪”中郑板桥和李复堂的艺术传统,在兼收并蓄文人画家笔墨技艺的同时,匠心独运地作了新的开掘、新的探索、新的突破;他的大写意花卉以骨法用笔、气韵生动而被称为画坛一绝。

生性豪放不羈、在海上画坛有“大侠”美誉的舒伯展,作画时喜率性提笔;往往醉后,画兴起时,他迅捷铺笺振笔挥毫,落墨纷披,如急风骤雨,纵横无羈;于挥毫泼墨之际,满纸墨渖淋漓,浓淡枯润,变化万千,充满艺术的无穷張力;纵然阔笔放浪,满纸墨渖淋漓,却能在墨分五色的画面中,以游刃有余的笔墨语言,唯妙唯肖的写实造诣,“妙在似与不似”的大写意笔墨来塑造形象、营构画面、渲染氛围。

他笔下的莲荷,取夏日骄阳下荷塘一隅,随意生发,涉笔成趣。素笺上,荷叶田田,毗连舒展,亭亭如盖,随风摇曳;荷花绰约华美,高低错落,顾盼生情。画荷叶则渍墨、浓墨并运,大笔濡染,落墨成形,浓淡晕染相宜,层次分明;形成柔与劲、苍润与婉约的鲜明对比,颇有明代书画巨擘陳白阳的流风与遗韵。荷花则采用勾花点叶之法,以书法中逆起顺受的中锋笔法,饱蘸胭脂红色,细笔勾勒,线条圆韧流畅,略呈涩拙之感;笔意抑扬而又遒劲,饶有骨力。荷花的造型,略呈夸张和变形,融入了现代审美的艺术趣味,给观者以耳目一新之感。这种采用线面结合、点厾并运、黑白掩映、大开有合的画面构图和表现手法,不拘成法,不落窠臼,在传统海派文人画的基础上翻出新意,创造了一种崭新的水墨绘画语言和笔墨表现程式。

舒伯展之所以能以狂草大写意的笔墨,随意挥洒,率性作画,并且总能得心应手,意到笔到,是因为他在名师的指导下,训练有素;通过长期的艺术积淀,拥有厚实的传统文化底蕴和深湛的笔墨功底。即使信笔所之,随意点染,偶笔成趣,也皆成佳作。他曾坦言,自己在作画之初,面对素笺,并非每一次都胸有成竹。有时面对尺素,仅仅凭藉一点稍纵即逝的偶发之兴,略作构思便率尔下笔。随着笔毫在尺素之上濡染起伏,思绪也随之活跃起来,不断激起创作的激情与火花。在艺术灵感与创作经验的交互撞击之下,意臻笔到,妙趣横生,画面便呈现出始料未及的艺术效果。这种偶发性的笔墨神采,常常令画家本人也莫名其所以然。每逢此时,他总会于搁笔之余“幽”他一“默”地说,这并非自己的手笔,而是艺术之神或宙斯女神赋予他的神来之笔。也许,这种创作过程恰恰体现了中国传统文人画大写意艺术最本质的精神:画家深厚的艺术积累与笔墨功夫,好比蕴藏量异常丰富的煤矿,一旦遭遇到灵感火花的激情点击,便会以最佳状态厚积薄发,熊熊燃烧。在这种情况下创作出来的艺术作品,无论在技法上,抑或是意境上,都会臻于自己既往从未臻达的艺术高度,也必然会在似与不似、物象与笔墨之间保持着某种微妙的張力,从而留给观者以更大更多的联想空间。舒伯展把自己这种独特的艺术创作方法,称之为“随意生发”。

文人画的最高境界是“物我为一、心手相忘”。画家看似毫不经意,行笔若无其事,“妙手偶得之”;实则不离绳墨,合乎节奏,极有法度。因为画家在作画时,善于借助周遭事物的一些偶然现象来激发艺术想像和构思,从“性情” 中生发出“境趣”,使艺术现象如镜中之影,出于无心,以偶然的暗示来活跃笔墨,这样就能突破前人窠巢,在作品中表现出意所不及的天趣。

舒伯展在全面继承海派文人画传统技法和技巧的基础上,以深厚的笔墨功力,锤炼艺术造型的精湛技能,意、笔契合,心、手两忘,物、我为一; 尤其是物为我化,遂铸就“偶然得之”的天成、天就之趣;笔墨自来,如出偶然。舒伯展在艺术创作中无意为之的“偶然”,是与他长期以来孜孜矻矻于画艺,有意为之的“必然”密迩不可分的。

近日,舒伯展的绘画作品回到他的家乡,假座兴化巿博物馆举办规模盛大的艺术回顾展。从海派文人画寻根的特殊视角来审视,

以郑板桥、李复堂为代表的“扬州八怪”文人画传统,与全面继承海派文人画艺术传统的舒伯展,在故乡兴化这一特定的地域、特定的空间维度,以清代中期与21世纪,前后相距三百年的时间维度, 演绎了“海派文人画回归”的艺术寻根之旅。随着舒伯展的书画艺术回归故乡兴化,兴化的文化也将进一步融入上海,融入长三角,融入全国。

表情: 作者:清风斋 时间 2019-10-5 19:41:21 序号:8094
^_^!
回复内容:
  行文有深度,好文
 
表情
插入
上传
内容
  请注意:本论坛设置游客不能发帖子。回复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