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注册会员 登陆论坛 搜索帖子 最新帖子 最热帖子 风数文化 真亮心情 陆新瑾诗歌
 
论坛首页某某某佳作 → 当前帖子
 
题目:储有明:花落鹃啼凄欲绝——清女词人熊琏词《金缕曲》赏析 回复: 0 浏览: 197
^_^!
表情: 作者:储有明 时间 2020-2-29 22:14:21 序号:8103
 
  花落鹃啼凄欲绝

——清女词人熊琏词《金缕曲》赏析

撰文/储有明

自古才女多薄命。清代女词人熊琏,恐怕是千古薄命才女中的尤甚者。她自幼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许配同邑人陈遵。不久,陈遵患了废疾;尽管陈家当时曾允许熊家退婚,但熊琏最终还是嫁到了陈家。和一个患有废疾的人成为人生旅途上的终生伴侣,熊琏后来的婚姻和爱情生活自然可想而知。这也是为什么在熊琏的众多词作中,总是蕴含着一种低回怨楚、凄厉哀婉的悲恸之情、抑郁之气,以至令人不堪卒读的原委。

熊琏是和清代名词家张惠言同时代的著名女词人。她字商珍,号澹仙,又号茹雪山人;有《澹仙词钞》四卷行世。据晚清著名词人、词学家况周颐所撰《玉栖述雅》记载,熊琏曾经填过几十阙感悼词,都是为“金闺诸彦命薄途舛者”而作的。这些词后来大都散佚了,只有这阙慨叹自己身世的《金缕曲》,幸而能够流传到今天。从这阙词中,我们不难窥见熊琏当时内心世界的凄楚和悲切。

词是这样的:
薄命千般苦。极堪哀、生生死死,情痴何补?多少幽贞人未识,兰消蕙杳荒圃!埋不了、茫茫黄土。花落鹃啼凄欲绝,剪轻绡、哪是招魂处?静里把,芳名数。
同生一哭三生娱。凭无端、聪明磨折,无分今古。玉貌清才凭吊里,望断天风海雾。未全入、江郎《恨赋》。我为红颜聊吐气,拂醉毫、几按凄凉谱。闺怨切,共谁诉?
一起篇,词人就按捺不住自己悲恸的心情,以切肤之痛的真切体验,发出了痛彻心扉的呼喊:“薄命千般苦”,似我这般的薄命女子真是有着千万种的痛苦啊!词人以这字字辛酸的五个字总领全篇、提挈下文。这种手法,很有点象我国传统戏曲旦行中的“苦旦”(如京剧名伶程砚秋主演的《荒山泪》中的女主角),出场时一声凄厉欲绝的惨叫:“苦……哇!”先声夺人,摧人泪下;一下子就把一个薄命女子的凄楚形象,突兀地呈现在读者的面前。

接着,词人以如泣如诉的悲恸情辞,叙写薄命女所遭遇的种种苦况:“极堪哀、生生死死,情痴何补?多少幽贞人未识,兰消蕙杳荒圃!埋不了、茫茫黄土。”从古到今,有多少个薄命的女子,她们的一片痴情,她们内在的美德,她们绝世的才华,还没有被世人所公认,就在默默无闻中香消玉殒、命赴黄泉。她们的悲惨境遇、悲凉身世,实在令人同情!词中的“幽贞”,指千古才女内在的坚贞品格;“兰消蕙杳荒圃”,运用了象征的手法。“兰”和“蕙”,原本都是香草,这里以“兰消蕙杳”象征薄命才女的运蹇和夭折,犹如兰花和蕙草一般地消泯在荒芜的花圃中,杳无踪迹。

“花落鹃啼凄欲绝,剪轻绡、哪是招魂处?静里把,芳名数。”花儿枯萎了,凋落了,“零落成泥碾作尘”;杜鹃鸟发出了凄厉的啼叫。在这苍凉的背景中,词人剪裁下了一幅幅洁白的轻绡,“魂兮归来!”然而到哪里才能够为古往今来的薄命才女招魂啊!只能在默哀之中,静静地忆数着她们的芳名。在这一句中,词人以“花落”和“鹃啼”这两个意象,渲染出一个凄厉的悲凉氛围:以词人在这凄清的画面中,裁剪轻绡,为千古薄命才女招魂的举动,来寄慨词人对她们的无限同情。词人本身就是这千古薄命才女中的一员,此举既是哀人,也是自怨和自哀;故词人婉曲写来,情真意切,哀婉动人!

过片“同声一哭三生娱”,写词人与千古薄命才女同一命运,同病相怜,从内心深处发出了同样的呼喊,痛诉自己的不幸遭遇。“凭无端、聪明磨折,无分今古。”为什么平白无故地遭受命运的捉弄,使古往今来多少聪明的女子遭受摧残,整日价以泪洗面,直至遗恨终生。类似熊琏这样的薄命才女,她们是封建婚姻的牺牲品。封建婚姻制度所规定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使她们丧失了自主选择终生伴侣的自由,只能盲目地听任命运的捉弄与安排。“巧妇常伴蠢夫眠”,在这种婚姻制度下,妇女在婚姻问题上“所适非人”的情况比比皆是。正是这种不幸的婚姻,才造成了古往今来多少才女的“薄命”啊!

“玉貌清才凭吊里,望断天风海雾。未全入、江郎《恨赋》。”这一句中的“江郎”,指魏晋南北朝时期的著名文学家江淹,《恨赋》是其代表作之一。在这篇传诵千年的名篇中,江淹以舖叙的艺术手法,抒写了汉代的薄命女王昭君;她被封建君王作为“和亲”的外交工具,远嫁异邦,成为封建婚姻的牺牲品,饱受“所适非人”的怨楚和恚恨。词人引用这一典故,进一步阐发了上片中“多少幽贞人未识'”的句意,指出:自古迄今,有多少薄命才女,她们姿容妙曼、倾国倾城的外貌,出口成章、词清句丽的内才,没有全被象江淹一样驰名的文学家,写入到他们的作品中去;以至于她们内心的痛苦和感受,无法被世人所认识、所了解。唯其如此,作为千古薄命才女和运蹇红颜中的一员,“我为红颜聊吐气,拂醉意、几按凄凉谱。闺怨切,共谁诉?”我要用手中的笔,借着酒后的醉意,以凄凉的语调,为古往今来多少薄命才女吐一口怨气。然而我这在深闺之中愠怒和悲切的情怀,能够向谁去倾诉呢?

这阙词的作者熊琏,作为封建包办婚姻的牺牲品,其不幸的遭际是值得我们同情的。这阙词既是她对千古薄命才女悲惨命运的放怀恸哭,也是她寄慨自己不幸身世的哀婉吟唱。“薄命千般苦!”这种恸哭和吟唱,是词人对封建社会婚姻制度的血泪控诉;它是造成千百年来“红颜女子多薄命”的主要原因。

这阙词的语言是十分质朴的;唯其质朴,愈益显得其所流露的感情是真挚的、真率的,绝无造作之姿、矫揉之态。词人直抒胸臆,情真词切,为千古薄命才女和运蹇红颜聊以吐气,具有催人泪下的艺术力量。!

画家叶雄作品

没有回复帖子
 
表情
插入
上传
内容
  请注意:本论坛设置游客不能发帖子。回复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