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注册会员 登陆论坛 搜索帖子 最新帖子 最热帖子 风数文化 真亮心情 陆新瑾诗歌
 
论坛首页某某某佳作 → 当前帖子
 
题目:裘新民:生命多颜色 诗心总美好 回复: 0 浏览: 448
^_^!
表情: 作者:qxm 时间 2021-9-3 12:03:32 序号:8176
 
  生命多颜色 诗心总美好
——读诗人宗月的组诗《一些美好的事物,不知疲倦》


裘新民/文


诗人宗月,大名蒋作权,宗月是他的笔名。

有一阵子,我兼做百联集团网站及《今日百联》的特约评论员,同时也兼做将基层提供给网站的稿子看一遍的工作。为此,集团办公室给我提供了一份通联名单,其中有蒋作权,他那时在华联超市综合办工作,只是似乎与他没有联系。

认识宗月时,他已经离开了百联,只是当时他还没有加入市作协。有一次,还与几位朋友一起为他办了一场作品研讨会。蒋作权热爱诗歌,在保持一颗诗心的同时,在诗歌写作的过程中孜孜以求,除了对诗歌内容的开拓,还对诗歌语言不断进行探索。有一次,在地铁里,与他交流诗歌语言问题,他拿出一本笔记,上面画了个语言方阵,将诗经、唐诗、新诗、口语诗等诗歌语言,分门份类排列在他所认为的诗歌语系里。可见他在诗歌语言上的用心。

组诗《一些美好的事物,不知疲倦》,大概写在2018年,由《返青》《白月如疤》《这些年,晃眼的东西多了》《这个冬天》《生日记》《每一颗红豆都裹着幸福的颜色》6首诗组成。近些年,宗月对“口语”有坚持不懈的探究,但是对“口语”的应用却又有独特的操作方法。至少他不像许多“口语诗人”那么喜欢叨叨絮絮,依旧保持一分诗性的语言间离,留些纯粹与意蕴。

在这一组诗里,依我的理解,《这个冬天》整个是写得最“口语”了。诗不长“两只麻雀/一前一后/从我们眼前飞过/其中一只不出声/另一只轻轻叫了两下/妻子说/它好像在说快点快点,/但是另一只,/为什么不回应呢,/后来我告诉她/那一只的嘴里/正含着刚刚从雪地里翻找到的/麦粒”。一气呵成,日常的叙述,生活气息在语句里慢慢弥漫,诗意也一同在语言的弥漫里涣散开来。

当然,在诗人生活化的诗歌语言里,总凝聚着一些从生活中提炼出的晶体,感性、睿智、自足、幸福……这或许依旧是作者维系其始终坚守的诗意部分。如《白月如疤》里的“我掌握的取暖方式不多/总以为有一盏灯火,在坚持着/来找我”。又如《每一颗红豆都裹着幸福的颜色》里的“阳光翻找旧事/这些悄悄收拢的岁月记忆/开始时你会觉得像生活的亏欠/最后都变成了祝愿”。

《这些年,晃眼的东西多了》中,诗人的感悟通过一些简单的事物与叙述来表达,而归根结底的概况,却简而又简:“生活像万花筒/但说到底/也就那么急片/碎玻璃”。这几句,就把“这些年,晃眼的东西多了”给写活了。而《返青》,分两段,前一段十一行,后一段两行,前一段以叙述铺垫,后一段以总结点题——“人间万物出艰辛/一些美好的事物,不知疲倦”。

可以看出,宗月对诗的“语言”追求,还是面向读者,字面易懂。在易懂的叙述过程中,阐发展示其诗意,表达他的表达。他的语言是有提炼、有选择、有蕴含的,虽倡导“口语”但不叨叨絮絮,形成了他自己的风格,在其叙述的过程其诗意也渐渐地漫溢渐渐地展开,很多时候诗也就在不经意间收拢了。

宗月的诗中,有那么多生命的颜色,那么多美好的事物。他曾说,他开始写诗是在百联,有一次好像是《今日百联》召集开会,报社的副总编辑曲铭说起诗歌创作,激发了他的创作欲望,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笔耕不止,收获满满。

没有回复帖子
 
表情
插入
上传
内容
  请注意:本论坛设置游客不能发帖子。回复帖子